作者:蔣興儀

昇華(sublimation)之概念是侷限的。我們的欲望是要去尋求原初被禁止的對象,欲求從這個失落的對象(missing object)當中獲得滿足。既然對象已經失落,我們只好去創造一個替代的對象,亦即創造出幻覺(hallucination),從中獲得替代性的滿足。然而,這種仰賴幻覺的替代性滿足,使我們只能獲得少量的快樂,並且限制了我們的欲望。因此,昇華侷限於現實原則和快樂原的解釋,它不足以說明欲望和我們的心理過程。

比起昇華,袪昇華(de-sublimation)更具有激進性,它標示出《超越快樂原則》的重要性:提出死亡驅力(death drive)。既然對象從來都沒有獲得過,也就不曾失落,因此,欲望是不能獲得滿足的。欲望是主體內在力比多的徹底釋放,並且還伴隨著一個條件:將死亡給外在化。主體「內在的外在化」使其成為邪淫的(ob-scene)超我,帶來的是現有秩序被摧毀,以及革命的嘉年華場景。邪淫的超我為眼前的死亡景觀賦予崇高的藉口:革命和摧毀是為了要完成歷史目的論並促進人性進步。這正是極權主義的劊子手或其幫凶所構成的幻象(fantasy),造成倫理學的大災難。他宣稱自己是工具,服務於他人來實現人性的理想。實際上,他迴避了自身的死亡,背叛了他的欲望。

拉岡批評,幻象是極權主義主體保護自身的方式,避免那不可承擔的死亡。死亡帶給他焦慮,並揭示了他內在的虛無(nothingness)和存在之匱乏(lack of being)。為了迴避巨大的焦慮,他把虛無和匱乏排除出去,投射到他人身上,構成眼前殘酷的死亡景觀。藉由外在化的幻象,他自身擴充為極大的生命實體,並獲得極爽(jouissance)。他因此背叛了他的欲望 。拉岡主張主體之「外密性」(extimacy):主體要承擔死亡,其內在親密的核心必須是分裂的,才能穿越幻象。“Following your desire!” 這是欲望的激進離心性:欲望在我「之中」,但卻把我帶離到我自身「之外」。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