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者:蔣興儀

  弗洛依德在《超越快樂原則》中提出了關於重覆衝動(Wiederholungszwang)的最重要討論,將其和死亡驅力(death drive)連結起來。弗洛依德安置了某種會不斷去重覆的基本衝動,為的是要解釋特定的治療資料:主要是指主體一次又一次使自身陷於悲慘情境的傾向。它是心理分析的基本原則:一旦人忘記了衝動的源頭時,他便只能注定重覆某事,而心理分析的治療卻能夠幫助病人去回憶,因此而打破重覆的循環。

  拉岡在50年代初期的作品中,重覆的概念與情結(complex)連結在一起:某種使主體重覆且強制地再-演出(re-enact)的內在化社會結構。此時,拉岡經常將弗洛依德的Wiederholungszwang翻譯為automatisme de répétition,這個詞是從法國精神病學(Pierre Janet, Gaëtan de Clérambault)那兒借來的。

  然而,拉岡從未完全放棄automatisme de répétition,50年代時他越來越常使用「堅持」(insistence)(Fr. Instance)一詞來涉及重覆衝動。因此重覆現在是被定義為符指的堅持,或指意鏈的堅持,或文字的堅持(l’instance de la lettre);「重覆基本上是言語(speech)的堅持」(S3, 242)。特定的符指無視於阻擋它們的抵抗,堅持要回歸於主體的生命中。在schemal L中,A-S軸再現了重覆/堅持,而a-a’軸則再現了與重覆相對的抵抗(或「遲鈍」(inertia))。

  60年代,重覆被再定義為jouissance的回歸,某種享受之過度一再地回歸要逾越快樂原則(pleasure principle)的界線並尋求死亡(S17, 51)。

  重覆衝動在分析治療的移情(transference)之中顯現其自身,病人在他與分析師的關係之中重覆特定的態度,此態度具有他早年與雙親和他人關係的特徵。拉岡極力強調移情的象徵層面,將它與移情的想像層面(愛與恨的情感)區分開來(S8, 204)。不過,拉岡指出,雖然重覆衝動或許是在移情中最為清楚地顯現其自身,但其自身並非僅限於移情;在其自身之中,「重覆的概念絲毫與移情的概念無關」(S11, 33)。重覆是指意鏈的一般特徵,是無意識在每一個主體之中的顯現,並且,移情只是重覆的一種非常特殊的形式(也就是說,是在心理分析治療之內的重覆),它不能只是等同於重覆衝動自身(S8, 208)。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