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者:蔣興儀

  法文字jouissance基本上是指「享受」(enjoyment),但英文的enjoyment一詞缺乏性方面的意涵(亦即「高潮」(orgasm)),因此在大部分拉岡文章的英譯本中這個詞都保持原文而不翻譯(儘管已經有人指出,jouissance這個詞出現在Sho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cf. Macey, 1988:288, n.129)。如Gallop, Jane所觀察,高潮是可數名詞,而拉岡在使用jouissance總是採用單數,並總是在它之前加上定冠詞(Gallop, 1982:30)。

  直到1953,這個詞才出現在拉岡的作品中,但並不特別顯著(E, 42, 87)。在1953-4和1954-5的研討課中,拉岡偶而提到這個詞,通常是在黑格爾的主奴之爭脈絡下使用:奴隸被迫勞動以提供對象給主人享受(enjoyment/jouissance)(S1, 223; S2, 269)。到了1957,這個詞伴隨著某種生物性之需要的滿足,如飢餓,而似乎只是意味著一種可享受的感覺(S4, 125)。不久之後,性的意涵逐漸明顯;1957年,拉岡將這個詞相關於性之對象的享受(Ec, 453)以及手淫的快樂(S4, 241),並且在1958年他清楚地將jouissance指為高潮(Ec, 727)(在拉岡作品中關於這個詞之發展的更多描述參見Macey, 1988:200-5)。

  在1960時,拉岡提出了jouissance和快樂的經典對立。這個對立涉及到黑格爾/科耶夫在Genuβ(enjoyment)和Lust(pleasure)之間作的區分(Kojève, 1947:46)。快樂原則的功能是作為對享受的一種限制;它是命令主體「僅可能地少享受」的法則。同時,主體持續地企圖要逾越快樂原則的結果並不是更快樂,而是痛苦,因為主體只能承擔定份量的快樂。超過了這個界限,快樂就變成痛苦,拉岡此「痛苦的快樂」為jouissance;「jouissance即是受苦」(S7, 184)。Jouissance一詞適切地表達出主體源自於其癥狀的的背謬滿足,或者換句話說,源自於他自身滿足的那種(弗洛伊德的「源自於疾病的原初獲得」)。

  Jouissance的禁令(快樂原則)固存於語言的象徵結構之中,這就是為何「jouissance對於說話者而言是被禁止的」(E, 319)。在閹割情結中主體進到象徵界的入口是被制約在某種特定的jouissance之初始放棄之上,此時主體放棄了要成為母親之想像陽具的意圖;「閹割意味著jouissance必須被拒絕,如此它才能夠企及欲望法則的倒轉梯(inverted ladder/ l’échelle renversée)」(E, 324)。在伊底帕斯情結中,享受的象徵禁令(亂倫禁忌)因此弔詭地成為對於早已是不可能的某物所頒布的禁令;它的功能在於支撐精神官能症的幻覺:如果不禁止享受,則它就是可獲得的。正是此禁令創造了欲望的逾越,jouissance也因此基本上就是逾越的(S7, ch.15)。

  在主體中,不斷欲求著要突破快樂原則朝向Thing和某種特定超過的jouissance,這有一個被給定的名稱叫做死亡驅力,因此,jouissance是「朝向死亡的通道」(S17, 17)。在此範圍內,驅力企圖突破快樂原則,尋求jouissance,每一個驅力都是一種死亡驅力。

  在拉岡的jouissance概念和弗洛伊德的力比多libido概念之間有很強的親密性,從拉岡將jouissance描述為某種「身體的實質」中可以清楚地看出來(S20, 26)。弗洛伊德聲稱,只有一種男性的力比多,跟隨此一主張,拉岡說,jouissance本質上是陽具的;「在性的範圍之內,jouissance是陽具的,這意味著它不與大它者自身相關聯」(S20, 14)。然而,1973年,拉岡承認有種特殊的女性jouissance,一種「超越陽具的」(S20, 69)、「補充的jouissance」(S20, 58)、一種大它者的jouissance。這種女性的jouissance是說不出的,因為女人只能經驗它而無法認識它(S20, 71)。為了區別這兩種jouissance的形式,拉岡以不同的數學符號來表示;Jψ表示陽具的jouissance,而JA則指定大它者的jouissance。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