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要以同化identification來解釋主體的三種構成方式,當然,紀傑克反對前面兩種,而支持第三種。同時,也回應Kitsch的問題:為何要談論凝視gaze之概念?(因為主題相近,所以有些部份與前不久的一篇〈鏡像與舒適圈〉會重疊,我會儘量換句話說)。

我把identification翻譯為「同化」而不是「認同」,是想要區別於國家認同、自我認同、性別認同等這一類的說法。「同化」強調心理運作機制的整套過程,而不是強調前面那個詞端(國家、自我、性別等)。

當代心理分析反對自我ego與同一性identity,它所主張的主體是:自我破碎的、無同一性的、空洞的、虛無的。這樣的主體,才能接納異質性的它者,因為「主體自身即是它者」。「當我自己也是一個它者時,我才能跟它者說話」。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定義「創傷」的兩個條件:外在與內在。

1.外在的意外:遇到一個與我原本日常秩序截然不同的外在事件,對我產生了巨大的衝擊。

2.內在的破碎:在強烈的震驚之下,我的自我或同一性破碎、瓦解了。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創傷不同於無意識,它是未知且不可知的,因為認知主體瓦解了。

「如果「未知的已知」(the unknown knowns)這個佛洛伊德式的稱呼是指無意識,則「未知的未知」(the unknown unknows)這個佛洛伊德式的稱呼是指創傷,某事物的猛烈入侵,它是完全無法預期的,主體絕對地無所準備,也無法以任何方式來整合它。」

 

二十一世紀是活死人的世紀。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看到書本上有一段話,某位個案在討論他遇到的人際瓶頸時,訴說他的困境所在:「我知道我總是堅持自己的想法,容易跟週遭人產生衝突,而我自己也一直刻意在對抗週遭的各種意見。但是,我很猶豫要不要改變?如果改變了,我是不是就開始不喜歡自己了?改變一定是好的嗎?」

這段話裡面有兩個迷思。第一個,是把改變=順民,改變有很多種型態,不必然等同於屈就或臣服,如果認為改變就會變成順民,則所堅持的東西,也很容易僵化。第二個,是把對抗=改革,或是把對抗=獨特,事實上,對抗還是跟著環境起舞,並沒有改革或獨特的意含。

我用兩種心理分析的理論解釋,來分析上述這段話的心理狀態。(要提醒的是,這必需要有個案的脈絡,不能斷章取義某一段話就來分析。只是因為我懶惰,交待脈絡太冗長,所以才省略。)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電影《靈動檔案》,是一個同時關於「創傷」和「悼念」的故事。創傷的故事是指:女主角讓自己再度被創傷給徹底創開一次,讓創傷解放了她。悼念的故事則是指:女主角讓死者安然的地完全死去,讓死者自由。我過去說過很多類似主題的電影,這裡就不再重複這些主題了。

我看這部電影時,心裡想問的是:到底,這種類型片,還能拍出怎樣的新意呢?這一定要等看完了,才會有答案。果然,在其中看到三個片段,它們有很獨特的描述手法,文學家不愧是文學家。

1.

第一個畫面片段,我給它的主題叫做「凝視」。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世界有太多的意義,以至於「無意義」沒有了生存空間,被排除到意義的邊緣或外圍。「無意義」變成了化外之民,變成了不被承認的醜怪。

所有的人面對無意義時,第一個念頭是:「這是個什麼鬼啊?」。然後,下一個念頭要嘛是不理會它,要嘛是把它搞懂,弄成有意義的東西。這兩個動作,都是忽略或縮減了無意義。

無意義超出了意義,我們不能用原本的「有意義思維」去對待它。

Cathy Caruth在談論「創傷」時,強調創傷的「不可理解性」,它構成了我們生命中的「無意義」,它比所謂的「有意義」還要更多。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Who can find a proper grave for the damaged mosaics of the mind, where they may rest in pieces? ---- L. L. Langer, Holocaust testimonies

 

被過去所附身possession by the past

再捕捉過去recapturing the past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零、大方向

(一)Caruth反對。意義:整合、象徵化,把「不完全理解的」變成「可理解的」。

(二)Caruth支持。無意義:說著、聽著「不可理解性」,則「不完全理解的」會傳遞為「新的文學語言」。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前言

 

最近有個電視廣告,拍得非常好。有個小孩一直在跟身邊的大人生氣,說著:「你是誰?」「你走開!」「不要!」鏡頭一轉,這位大人抱著小孩上床,放到床上時,小孩瞬間變成了一位老人。原來,小孩只是個比喻,把失智老人的行為舉止比喻為小孩。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大家或許應該聽過,大象與木樁的故事。馬戲團裡的大象為什麼可以乖乖地被拴在一根木樁上呢?力大無窮的牠,只要輕輕施一點力,就可以擺脫那根木樁,牠為什麼沒有這麼做,難道牠天生就是容易馴服的動物嗎?其實不是的,大象的野性相當強,是很難馴服的,原因在於馬戲團的馴獸師很有技巧。

馴獸師在大象還是小小象時,就把牠固定和木樁綁在一起。一開始,小象會跳來跳去想要掙脫,但因為力氣太小,總是無法掙脫。不只如此,當小象不再掙脫時,馴獸師依然長時間地讓小象被木樁固定住,並且,會使用固定的木樁與繩子,不會隨意更換為鐵棒或柱子,為什麼呢?

因為,長久下來,小象已經忘記自己曾經想要掙脫木樁,甚至會以為這根木樁就是牠自己的一部分,就像是牠的四肢一樣。馴獸師只要把輕輕把繩套掛在木樁上,小象就自動站到木樁旁邊。直到牠變成大象都還是這樣,牠不僅不知道自己力氣大到可以輕易掙脫,甚至也從來沒有想要掙脫,開心地和木樁站在一起。木樁已經不是外在的一根木頭而已,它已經變成大象內在的支柱。

故事還沒完,重點在後面。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