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往,在前現代的社會施行著傳統權力。傳統權力的目的在於支配,由一個外在的人物或機構,施加壓迫的力量在其他人身上,讓其他人順服。這樣的外在權力,其運作通常是可見的、明顯的、容易辨識的。但是,到了現代以至於當代,權力已然不是那麼單純了,它有許多的變形。FoucaultZizek各自從不同的方式來闡述這樣的變形。當然,我認為Zizek的解讀比起Foucault,是技高一籌的。

 

一、Foucault的權力之增生

 

對比於傳統的權力,Foucault認為現代的規訓機制會產生「增生」的現象。分成兩方面來說。

 

1.權力會精緻化

權力會改良它自身變得更精緻,它不再明顯,而是變得不可見與處處存在。它滲透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變成我們的生活建制、語言、論述、觀念常識等。對Foucault而言,權力就是我們呼吸的空氣,我們不僅對它無所知覺,我們也需要它,權力無所不在。若想要辨識它與對抗它,後果只不過就是產生另外一套新的權力論述。

 

2.對抗會變形

被權力施予對待的人,他承受了權力的壓迫或壓抑。但他並不是如同順民那樣,僅僅只是服從而已,他會對抗(俗話說: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並且,越是強烈、精緻的壓抑,對抗就會跟著產生更多的變形。在權力底下,總是秘密地流動著權力的另一面:對抗。

 

3.權力和對抗是好兄弟

這樣說來,權力總是無效嗎?不是的,權力和對抗形成了一組好兄弟,兩者相互增強。而這正是權力的目的。一旦它能夠把民眾的力量,聚攏在對抗上面,不僅可以讓它自身獲得更精進的增長,也能夠防止社會產生其他的變異。權力不害怕對抗,甚至歡迎對抗,因為對抗是集中的、能夠預測的、好處理的。權力所害怕的是無法預測的、無形的、散亂的東西。

 

二、Zizek的壓抑之倒轉

 

Zizek不常直接使用「權力」一詞,因為它讓我們過度著眼於外部。跟著心理分析的脈絡,他會用「壓抑」一詞,來分析權力所衍生的內在心理機制。對比於傳統的壓抑,Zizek認為現代的壓抑會產生「倒轉」的現象。我一樣分成兩方面來說。

 

1.壓抑本身被愛慾化

到了現代,外在的壓抑不見得在我身上會產生效果。壓抑會產生效果時,主要是因為我已經將壓抑給內在化,我用我的超我來執行壓抑的強制性命令。我自願地壓抑自身,來推遲我的享樂或滿足。

那麼,我就不再享樂或滿足了嗎?剛好相反,這個內在壓抑會產生倒轉,它本身會被情慾化,它本身就會帶來享樂或滿足。也就是說,當我成為一個禁慾主義者時,強烈的禁慾(苛責、鞭笞等)讓我獲得享受,而這個享受更加強烈,不是單純的少量快樂而已,是一種極度的「痛苦中的快樂」。我的快感來源倒轉地來自「禁止快感」本身,壓抑被愛慾化了,「拒絕去享受」倒轉為「在拒絕之中產生享受」。

 

2.主動的受虐幻象

從另一邊來看,被壓抑者也會產生內在的倒轉:從被動到主動。過往,當我被壓抑時,我只是被動地承受著他人的支配與奴役。但是今日的許多現象是:我的心理主動上演著被奴役的戲局,我願意讓自己停留在被壓抑、被奴役當中,因為在其中,受虐的快感帶給我滿足。

Zizek說,到了今日,外在的壓迫權力已經變得鬆散,而內在的受虐戲局卻越演越烈。我需要有個敵人,我到處尋找父親的權威,我樂於設置某個支配我的大魔王。因為外在權力鬆散之後,對抗顯得很無力,我必須活在強烈的受虐激情當中,才能掩飾我的無力感。我依然想要建立我自己和施虐者之間的關係,於是我主動地策劃了自身的被奴役狀態。

 

3.驅力之死亡

愛慾化和受虐都是在增強驅力,我用驅力來迴避虛無,我用驅力來迴避死亡。因為虛無是放棄自我,死亡是徹底的心理改變,非常難以承受。比起來,不想死、讓自我增強、耽溺在激情之中,還比較容易一點。當然,心理分析呼籲我們要做最難的事情。Zizek釐清了佛洛伊德的死亡驅力(這是不死的),他要說的是相反的:驅力之死亡,放棄驅力,讓它死掉。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