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內部的無限距離

 

「不可測量的偏離」指的是說,超越自身,超越自己給自己設定的那些框架和標準,所偏離的距離是不可測量的,是無限的。當無限的距離在我之內時,是什麼情況?是我的無限分裂與無限分離,是一種爆炸式的敞開,就像宇宙那般不可測度(雖然天文學家極力要測度它)。此時,我超越了我,我不可被測量也不可被定義。我想依據這個方向重新解釋最後那一幕。

 

最後一幕有諸多解讀,不同的解讀方向可以引導我們去構思對此片的定位。我認為,當房間不再是畫著各種測量現實的粉筆線,而是畫著各種宇宙行星以及怪異圖案時,表示他突破了現實。當房間不再是井井有條,而是任意的凌亂與擺放時,表示他突破了規範。突破現實與規範,不見得就是瘋了,可以代表發現另一種生活方式與另一種自我狀態。

 

當他最後從手指縫中間看到一片光明,那個光明發自於他之內。表示在他之中的距離不斷地擴充至無限。無限的距離在我之中,我會變成怎樣呢?我會擴延,我會爆炸,我會敞開,我不再是我,我是世界。這當然是一種隱喻性的說法,要說的是,我會成為截然不同的人。

 

四、怎樣的人不會被看見?

 

大家一定想問,最後為何會在一片黑暗中,有個聲音呼喊著:「我在這兒!」那是什麼意思?

 

我換一個問題來問:怎樣的人不會被看見?

 

有兩種人。

 

一種是被大家給忽視或忽略的人,他被我們的社會給邊緣化,我們當作他不存在,沒有賦予他任何存在的價值。

 

另一種則是敞開之人,他的存在超出了一般人的眼光,我們當然看不見他。即便他走過我們的面前,我們的眼睛也只是把他當作一個普通人。

 

因此,「我在這兒!」重點並不在於奧黑,而在於我們觀眾自身,那個黑暗是我們的眼睛,那個聲音是我們無法發現的任何一個敞開之人。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