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蔣興儀

這句話是在Zizek的書上看到的。他引用這句話的脈絡,是要談社會意識形態所帶來的對立,如何能藉由拉岡的the Real來解決,其脈絡太複雜,不是我要談的。我在這裡是要用這句話來談論上星期的新聞,那位致遠管理學院的男同學,把前女友來回幾次輾斃的事件。

「用刺傷你的尖矛來治癒你的傷口」,其中的「尖矛」指的是「死亡驅力」,而「傷口」指的是人生過程當中所經歷的關係斷裂:親人死亡或愛人離去。也就是說,我們唯有承擔死亡驅力所帶來的內在分裂,才能接受與親人或愛人的外在分離。

如果不願意去承擔的話,會利用各種方式去彌合那個外在分離,後果將會是像新聞中所描述的那樣,令人痛心與難過。

1. 彌合分離的方式之一:心理上的自殘
對男同學而言,愛人和他分手了,愛人與他疏離了,他所建立起來同一關係受到了斷裂。男同學無法接受愛人的失落,他把離去的愛人內向投射進來,放到自己的心理之中。他日日夜夜執守著這個鬼影般的愛人,跟它對話。提醒它過去的美好時光,指責它為何狠心離去,懇求它給予依戀和愛。這個內在於他之中的鬼影愛人,一點一滴地在消耗他的能量,一步一步吸走他的生命。這正是他在部落格上面說的:「你帶走了我的全部」。

2. 彌合分離的方式之二:用殺人和自殺來陪葬
男同學想要和失落的愛人重新復合。但失落的愛人已然失落,總之就是不會再回來了。他不肯放棄,想要和愛人絕對地、毫無裂隙地結合在一起,讓兩人再也無法分離。於是,他要殺了她,自己也自殺(雖然自殺尚未成功)。唯有如此,兩個獨立的個體才能徹底的熔合在一起,就像是高溫燒熔的鐵那樣地熔合在一起。我強調「熔合」,而不是「融合」,表示這並不是和樂融融的結合,而是一種劇烈的相互陪葬。這正是他在部落格上面說的:「我也要帶走你」。

3. 解決方案:接受分離與承擔分裂
這個解決方案同樣不好受,但是卻可以一勞永逸地讓我們擺脫心理的鬼影,也可以避免我們走上逃避的自殺之途,更可以防止殘酷的謀殺行為發生。當我們接受外在分離,進而承擔內在分裂時,我們正在經歷存有學的死亡,那是一種徹底的改變,那是擺脫依附鬼影所獲得的自由。自由不是輕鬆自在的,而是讓我們進入到自由的深淵。

新聞上,有個老師說,我們「只會戀愛不會分手」。這句話說對了一半,我要說的是:「戀愛即是分手」。這並不是說戀愛的後果必然帶來分手,而是說,在戀愛的一開始,我們遭逢了一個它者(Other),這時就已經讓我們開始承擔它者帶給我們的分裂。分手時,只不過就是再一次重覆它罷了。

「用刺傷你的尖矛來治癒你的傷口」,在我們幼兒時就已經發生過,我們與母親的分離,是我們存在的第一道傷口,我們已經承擔過。只是我們都把它給遺忘了。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