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大利對於受暴婦女的分析是正確的,維大利說:「受強暴的婦女在回溯自己的受暴過程,認為不應該滿足於極爽(受虐)的狀態之中,因而產生羞愧感。所以,A:迴避了我自身的焦慮、恐懼、不安、創傷的虛無(死亡經驗)。因此,B:導向了自我保護,或攻擊他人。」

我補充細節的部份。先從遭受強暴的婦女來看,被強暴的婦女是受害者,照理說她不應該感到羞愧的。會覺得羞愧,通常是因為自己做錯事,而受害者並沒有做錯事。

受害者遭遇到不可預期的創傷,帶給她巨大的痛苦與焦慮。她如果承擔了這份焦慮感,接受這個死亡經驗,經過一段時間的煎熬,她會好起來。她不會一輩子活在受暴的陰影底下,而能夠勇敢地繼續過生活,甚至會活得更坦然。

但是,如果受害者無法擺脫受暴的陰影,她會在事後不斷地回憶起當初被強暴的場景。這些畫面一次又一次地打擊著她,讓她一再地承受二度強暴甚至三度強暴的痛苦,這樣的痛苦會越來越強,達到一種痛苦中的快樂,這就是受虐的爽(jouissance)。

受虐的爽是由「受虐幻象」所帶來的,是她自己施加給她自己的,是心理上的而不是實質上的,這正是她無法走出受暴陰影的主要原因。

因此,她之所以會感到做錯事般的羞愧,是因為她把原本應該承擔的死亡給排除出去,變成自我保護的受虐幻象。她用爽來迴避焦慮,用存在感(我痛故我在)來迴避死亡。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