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充一些例子,或許用例子來分析比較不容易混淆。我們這裡先討論受害者的羞愧,先不討論加害者。

分析師所要處理的個案經常是經歷創傷事件的人。這些人通常是受害者,照理說,受害者不應該感到羞愧才對。但是,卻有許多創傷倖存者不斷地產生大量羞愧感。

例如,猶太集中營的倖存者李維(Levi, P.),他每每在回想起自己的集中營經歷時,在回憶他死去的同伴時,在思及他的受創傷猶太同胞時,他都會感到羞愧。他經常問自己:「為什麼我會有羞愧感?」

再例如,遭受到強暴的婦女,她在回溯自己的被強暴過程時,她會感到羞愧,她會羞於啟齒。我們都知道,不是她的錯,但是她仍然有強烈的羞愧感,為什麼?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