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蔣興儀

感謝過路人提供的討論與思考方向。過路人只是順道路過,卻願意花這麼多的時間和心思來進行討論與交流,可以看出其對於思考的高度興趣。

在一份寫就的文本邊際,總是有著大量的空白,這樣的空白支撐著文本,讓文本得以成形和呈現。空白,包括各種不會被列入到文本當中的玄思冥想、閒談鬥嘴、評審建議、討論交流、或甚至是夢境等等。一份可見的文本,必須要靠這些不可見的資源,才能夠被生產出來。因此,我對於過路人致上高度謝意。

過路人提到了女人的「陰性」(feminine)和「純粹被動性」,很重要,讓我有機會再次去思考拉岡的「女人不存在」(The woman does not exist.)這個命題。我先解釋我對於「陰性」的看法,「純粹被動性」較需要多費唇舌,以後有機會再談。

女人不存在,指的是女人作為主體,她承擔著主體之分裂,經受著第二個死亡。她自身的陰性,即是一種深淵般、陰森驚人的存在狀態。弔詭的是,這種存在狀態不具有任何實體性特徵,因此是非存在(non-exist)。

非存在的主體,並不是虛無飄渺或不引人注目。相反地,這樣的主體經常帶給我們焦躁不安的刺激,成為我們的眼中釘,以至於我們會想要對付她。倒不是因為她做了些什麼,而是她的這種非存在本身,就是我們無法容忍的(猶太人也是類似性質的主體)。

因為她的非存在讓我們無法掌握、無法理解,我們無法賦予她任何可解釋的實體特徵,也無法把她當作一個客觀對象來掌握她、研究她。她侵犯了我們智性上的努力,讓我們陷入「知識論的無能」。不過,這還不是最具有威脅性的。

女人的非存在,將會引發我們自身存在的危機,讓我們處於「存有學的不可能」當中。我們擔心自己也將經歷死亡,害怕自己的生命實體也會分裂。我們不願意接受自由,因為自由總是深淵般的自由,自由總是般隨著諸多不好受。

於是,我們會用盡一切的力量,來迴避自身的非存在。我們會設法把女人設置為某種不分裂的存在狀態。要嘛是把她設置為理想的完美之女人,要嘛是把她設置為邪惡的誘惑之女人,不管哪一種,都是想盡辦法要迴避女人的非存在。只要她不分裂,我就不會被這個它者(Other)給引發我自身的分裂。

因此,女人的「陰性」即是女人的虛無,女人的非存在,女人不執守僵固的同一性,女人不害怕改變。簡言之,不論生理器官上是男或是女,只要能夠處於上面所說的狀態,就是具有「陰性」的特徵,就是「非存在」。反之,迴避了陰性,將會想要去對付他人,成為霸道的陽性。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