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蔣興儀

弗洛依德的案例中,有提到變裝癖的情況,這通常是發生在男人身上,指男人喜愛穿戴女人的衣物。我嘗試用拉岡的方式來重新解讀。

一、傳統的伊底帕斯父權

傳統的伊底帕斯父權,會產生權威的傳遞,兒子將會具有當初父親所擁有的權威。

一開始,父親具有力量,他壓制著兒子,兒子是可憐的被壓迫者。兒子只能服從他,遵守他所制定的規範。一旦兒子能接受他給予的規範,兒子就能將規範給內化,將父親的形象變成兒子內在的超我。最終,兒子將會成為父親,兒子會跟父親一模一樣,以同樣的方式去壓制他人(或是壓迫兒子自己的孩子)。

這種型態是最為單純的伊底帕斯父權,被壓迫者轉而變成壓迫者。為什麼呢?因為兒子吸收並完全接受了「壓迫-被壓迫」的邏輯。

此一邏輯不只是出現在父親∕兒子之間,任何一組強勢與弱勢的配對,都是同樣的道理,例如:上司∕屬下、男人∕女人、主流∕邊陲……等。

如果兒子反抗父親呢?結果一樣,「壓迫-被壓迫」的邏輯並未改變,只是兒子採取了不同的方式成為主人。不管兒子是公開地繼承王位,或是以篡位的方式繼承王位,都是一樣的。甚至,後者在程度上,更會是嚴格與強制的主人。

二、新型態的反抗

新型態的反抗是想要解除「壓迫-被壓迫」的邏輯。我不想再遵循這樣的遊戲,我不想成為主人,不想繼承王位,不想成為新一代的壓迫者。於是,我讓自己成為「永遠的被壓迫者」。

當我的父親壓迫我時,我反抗方式不是奪取他的權力,成為能夠打敗他的勇猛男人,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就順了他的心意,如了他的意。相反地,我不僅不想奪取他的權力,我甚至是把自己放在無權力的地位,我讓自己成為女人,讓他對兒子的期望永遠落空。

於是,我變裝,我穿起女人的衣服,打扮成女人的樣子。如此一來,我就永遠不會去繼承父親的地位,我也就可以擺脫父親對我的支配。甚至,我還羞辱了父親,讓父親感到難堪與憤怒,我一直在刺激他,讓他知道他的王位並不穩固。藉此,我想要解除「壓迫-被壓迫」的邏輯。

三、對一半,錯一半

一旦這個兒子成為女人之後,就真的能夠解除「壓迫-被壓迫」的邏輯嗎?

對一半,錯一半。

對的部份在於,他在「父親/兒子」之間,引入了第三項。引入了「女人」,這個原本不屬於二元對立之中的第三項。

錯的部份在於,他卻又把「女人」安置在另一組二對立之中:「男人/女人」。因此,繞了一圈,他還是又回到了「壓迫-被壓迫」的邏輯裡。

事實上,只要他把「女人」這個第三項,視為他內在之中的另一個「它者」(Other),讓它者帶領著他解除他對父親的愛與恨,他就能成功。但是,他卻只是把「女人」視為一般的那些穿洋裝、戴胸罩、柔弱膽小、陰性氣質的具體女人,用來對抗它的父親,故他失敗了。

總是在最接近成功之處,卻離成功最遙遠。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