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當.菲立普在《調情》一書中,有許多有趣的命題,我將它稍微改編或簡化,並舉一些例子。

 

命題:「透過擺脫(或對抗)的方式,來讓自己保留住某個東西。」

解釋:這個意思是說,表面上,我好像在對抗某些東西,但實際上,我與那樣東西形影不離,我其實是在保留它。並且,當我用對抗的方式來保留它時,我更加無法擺脫它。為何我要這麼做?因為我把力氣花在這上面,可以讓我免於去面對我最真實的焦慮:自我改變的焦慮。

 

例一,某人打我一巴掌(或說了一句難聽話),我感覺自己受到了嚴重的屈辱,以至於我終生都在極力擺脫或對抗這一巴掌。我的所有表現,底層的意圖都是要給那個打我一巴掌的人看。

例二,我不想成為某人(我不想成為我爸爸那樣的威權主義者),但是我卻偏偏走上跟某人一樣的路,我不僅越來越像他(我越來越想要用另一種方式來掌控權力),而且比他更變本加厲(我超過威權而變成獨裁)。

例三,我是個工作上的過動兒,不斷地換工作與轉移興趣,我認為自己一直在開發新想法。但是,我的想法其實沒有任何新意,只有外表上不同,每一個想法的基本結構還是一模一樣。我是用不斷嘗鮮與嘗新的方式,來轉移我的注意力,迴避掉自己最害怕的焦慮:自我改變的焦慮。

例四,我特意想要養成或戒除某個習慣(我希望時時反省自己、我希望戒掉拖延),但是,我卻是採取和它保持距離的方式,好像一直在進行它,但從未真正成功(我雖然一直都在反省,但總覺得不夠;我一直都在矯正拖延,依然拖延)。這樣的話,我就可以有理由總是要做著同樣的事(我永遠都在對這個習慣保持養成或戒掉中)。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