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例練習一下
怎樣分析一個短命題
怎樣從中開啟問題意識

米勒說

我們無法發現(大寫)女人,我們只能發明她。」

這句話頗有玄機

 

有幾種意思:

1.女人的本質模糊不清,只好任意為她建構各種本質。

2.女人本來就沒有本質,所有女人都是被文化脈絡書寫而成的。

3.女人的本質是虛無。

 

Zizek當然採取第三種。

但是從第一到第三,中間需經過許多的辯駁。

以及,最重要的討論

為何我們需要第三種

第一二種有何問題?

第三種有何獨特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