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你說,那天,你被你的學員攻擊了。雖然他有在服控制性藥物,雖然他已經一年多沒有發生攻擊行為,但是,那天的攻擊仍然發生了。

你說,自己受到了驚嚇,無法應對,不知如何是好。

我猜,你對於自身心境的描述,已經是過於輕描淡寫了吧?你這樣說只是不想讓我擔心吧?或是說,不想讓我覺得你承受不起衝擊,故而輕輕帶過?或是說,太重的感受無法言語,終究只能輕描淡寫?

我猜,或許當下的你,雖然還是暫時冷靜下來把事情處理完畢,但心裡頭的驚悸卻悄悄地蔓延著,一小時、兩小時、一天、兩天……,逐漸變成一種莫名的恐慌,以及如影隨形的焦慮?你或許會開始考慮各種看似相關,卻又遙遠的問題:困惑於自己是否還能繼續這個工作?質問自己的專業是否不夠充分?甚至,懷疑自己的人生出了什麼差錯?

 

*****     *****

 

寫這封信,想了很久,對我,也是個難題。

我當然可以給你很多實務上的建議。例如,去紀錄每位學員的特殊情緒狀況,藉此找到預防的規律;去探究這位學員的當天過程,藉此判斷事因;去閱讀關於智能不足或精神障礙者的各種情緒反應,藉此增強未來的心理準備。……諸如此類,但我想,這些都不是你現在需要的。

我當然也可以給你許多心情上的撫慰。例如,告訴你我過去在啟智班教書的心情變化,讓你覺得心有戚戚焉;告訴你人生該有的起起落落經歷,給你打一劑強心針;稱讚你在處事與性格上的優點,讓你有信心度過這次事件。……諸如此類,但我想,這些也不是我該給你的。

我左思右想,想到了你現在處境當中的一個詭異狀態。在這個被攻擊的事件中,你無法去責怪任何一個他人,因為事件是不預期的,因為學員具有特殊心理狀況。並且,你也無法去責怪社會,因為社會系統正在試圖建構這一塊,而你恰好填充在這個位置上。此外,你更無法責怪自己,因為責怪自己表示還不想去面對它,因為責怪自己表示自己「早就知道會這樣」。

無法責怪,是一件很詭異又很尷尬的窘境,它凸顯了:生命多麼悲慘!

如果還存在著其中任何一條可責怪管道,你就無法這麼快進入「人生悲劇」當中。

 

*****     *****

 

我要跟你談的,是尼采的《悲劇的誕生》,裡面的某些小觀念。

人生悲劇,展現了世界的殘酷,使得我們被迫要去正視我們生存當中的恐怖。生命既殘酷又恐怖,聽起來很悲觀?很沒希望?其實不然。

首先,肯認生命的悲劇面向,表示你可以擺脫科學理性、功利主義、物質社會所強調的那種淺薄的追求快樂取向,表示你不會被無可救藥的樂觀主義所侷限。

其次,接受人生悲劇,表示你不會去否認現實中的殘酷和恐怖,下一步,才有可能去接受心理上的焦慮和恐慌。第三步,讓「人生悲劇」發展為「悲劇精神」,這件事才有可能發生。

簡言之,悲劇精神是對人生悲劇的超越,是在斷崖與谷底中迸出生命的堅毅力量,而這完全不會是悲觀的。

 

*****     *****

 

還是一如往常,到了問問題時間啦!

接受人生悲劇,對悲劇精神大聲說YES,究竟是什麼意思呢?

是表示我們要做個弱到不行的綿羊?或是強到不行的野狼?還是,會出現第三種動物?(喔,我不是要問尼采的精神三變,不用管那個。)

 

你的親愛的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