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zek《幻象的瘟疫》:「為了將這個不可規定的兩極建立概念,Turkle將真實生活(real life, RL)的困境區分為下列兩者之間的對立:行動化(acting out)和透工(working through)。我可以依循著逃避現實的邏輯,只是將我的真實生活RL困境行動化acting out在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 VR)中;或是我可以利用虛擬現實VR來察覺到我的主體的各種同一性其組成是不一致與多重的,並且穿透working through它們。」

虛擬現實(virtual reality, VR)的作用是什麼?這是個選擇題:(1)它更加困住我們,(2)還是可以解放我們?

先解釋行動化(acting out)和透工(working through)

行動化(acting out)是不好的狀況。在心理分析的治療術語當中,它是指案主平日被壓抑的部份,忽然間爆發出來,投射為各種暴力的幻象與攻擊(攻擊他人或攻擊自己)。雖然這是變糟的狀況,但是在心理分析的治療過程中,是必然會經過的過程,由案主對分析師的移情所引發的。

透工(working through)是好的情況。它是指案主既解除了壓抑,也穿越了各種幻象。透過分析的複雜過程,案主最終將自己從過去的情結以及現在的幻象中解放出來,不再移情,達到了分析的終結。

若我們把真實生活(real life, RL)裡被壓抑的情緒,盡情地投射在虛擬現實當中,則虛擬現實只是一個逃避的空間。它並不會產生宣洩之後的平復,也不會產生解除壓抑之後的輕鬆,相反地,它只會讓我們更加地上癮於投射的快感中,自我中心更加被增強。因而不去面對那個在我們內在當中,早已存在的$(絕對的深淵)。這就是行動化(acting out)

相反地,我們也可以利用虛擬現實來達到透工(working through)。「我居然可以不是我自己,但我也不必是另一個。」「螢幕上的改變,不是為了讓我安心地回到日常生活中,而是讓我知道我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可以和我自己不一樣的。」透過虛擬現實的挑戰與覺察,來穿越我們的真實生活的困境,改變原本的自己。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