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靈動檔案》,是一個同時關於「創傷」和「悼念」的故事。創傷的故事是指:女主角讓自己再度被創傷給徹底創開一次,讓創傷解放了她。悼念的故事則是指:女主角讓死者安然的地完全死去,讓死者自由。我過去說過很多類似主題的電影,這裡就不再重複這些主題了。

我看這部電影時,心裡想問的是:到底,這種類型片,還能拍出怎樣的新意呢?這一定要等看完了,才會有答案。果然,在其中看到三個片段,它們有很獨特的描述手法,文學家不愧是文學家。

1.

第一個畫面片段,我給它的主題叫做「凝視」。

女主角到一間寄宿學校去,在各層樓安排了各種儀器設備,想要證明沒有鬼魂的存在。某一個瞬間,她感覺到似乎真的有不尋常的影子在飄動,各層樓的儀器也有奇怪的動靜。於是,她一層一層往上而去,想要尋找影子的蹤跡。

她一直奔到頂樓的娃娃屋,娃娃屋是按照這間房子製作的,不算太小(因為這棟建築很大),大約有一個壁爐的面積那麼大。

女主角一層一層地打開娃娃屋,看進去,便看到剛剛在一樓、二樓、三樓房間才發生過的事情。然後,她停頓了一下,朝向娃娃屋的頂樓,打開頂樓,裡面居然出現目前現在正發生的事情。她看到:有個小女偶正在觀看房間角落的一座超小的模型娃娃屋。這個女偶正是她自己。

第一個畫面片段,我的解讀是:有一隻掌握全局的眼睛在盯著我嗎?不是的,我看見了我自己的「看」,我看見了我自己的凝視的視線,但我害怕它。

2.

第二個畫面片段,我給它的主題叫做「重複」。

女主角在古堡的房間裡,想起被壓抑多年的童年創傷記憶,眼前出現此一記憶的重演。她回到了小時候。

二十多年前,父親在這個房間裡,先是跟母親爭吵,然後開槍射殺了母親。當下的她,無法承受重新看到這一幕,轉身打開門衝向隔壁房間,但是,隔壁房間也是出現同樣的場景。她又穿過房間奔出去到其他房間,但只要一開門,都是一模一樣的場景。她完全逃不出去這個場景,逼得她非得要正面凝視那個她不敢注視的場景。

撲天蓋地的創傷重演,無法迴避它,只能面對它並重複它。能夠重複它,就有機會穿越它,其實那正是穿越了自己。這就是紀傑克所說的:「用刺你的矛,來治你的傷。」

3.

第三個片段,不是畫面,而是幾句話。我給它的主題叫做「自由」。

小男孩的鬼魂要把女主角帶走,他讓女主角喝下了毒藥。女主角跟小男孩的鬼魂說:「我愛你,但你這樣做,我的靈魂不會快樂的。你可以穿越牆壁,現在,你也可以設法往上飛,飛到二樓去。去幫我拿解藥來。」

女主角所說的「往上飛」,有兩重意思:一是要他拿解藥,放過女主角;另一個是要他不要繼續被拘禁在這間屋子裡,飛到天上去,放過他自己。兩件事其實是同一件事:「你必須放了我,放了我,才是讓你自己自由。」

鬼魂看起來法力無邊,但其實是它並不自由,他被自己所拘禁,無法釋放自己。原諒自己、釋放自己、洩掉憤怒與罪疚,才有自由。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