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前言

 

我在這裡不打算說故事了,網頁上都有許多詳細的故事鋪陳,大家若能去看電影更好。我只分析可探討的主題。

從當代心理分析的角度來看這兩部電影,它們都各自可以寫出值得稱讚的命題,當然,也都有需要突破的迷思與窠臼。

這兩部電影都重新定義了它們所要發展的主要概念,並且,都環繞著「關係情境」來進行再定義。

 

二、什麼叫勇敢?

 

在《勇敢傳說》的鋪陳下,「勇敢」這一個詞,並不是指向外的征服,而是向內的改變。或者,換句話說:唯有能夠先做到了向內改變,才可能發生後續的向外征服。

「向外的征服」通常都針對一個具有高度挑戰性的外在對象,像是打敗一個敵人、闖入一個群體、超越一個競賽、創造一個革命事件等。而「向內的改變」是說:前述所提到的敵人、群體、競賽、革命事件等,這些都是指我自己,都發生在我自身當中。我要勇敢地打敗自己、闖入自己、超越自己、創造自己。

然而,這個動作不是光光我自己一個人就能夠讓它發生,它需要源自於一個「關係情境」。這通常會是我最為熟悉、最難改善、最為糾纏的家庭關係。《勇敢傳說》特意聚焦在媽媽和女兒的關係上:蘇格蘭公主透過重新打開與媽媽之間的關係,向內改變了自己,這就是「勇敢」

母后不允許公主有自己的生活,總是把她放在「公主」的位置上。公主拼命想要改變媽媽,透過咒語的幫忙,媽媽被迫離開了她本來的存在,變成了一隻熊。這麼一來,女兒雖然稱心如意地獲得她想要的存在方式,把媽媽拉進她的世界中(母女兩一起捕魚)。但是,接下來的一切,卻不是她能掌握與處理的(周圍的人都要追殺熊)。以至於她最後還是得要被迫改變(親自擔任公主角色,說服求婚者)、並承認自己的不足(母親很可能永遠都是熊,勉強改變他人可能會犯下大錯)。

 

三、誰勇敢?何時勇敢?

 

不過,從細節來看,這部片真要談「勇敢」,還是有蟲蟲(bug)的。到底是誰勇敢?在哪個地方出現勇敢?

一組僵化的關係,總是有某個人要先改變。唯有某一方改變,才有可能影響、引發、帶動另外的那一方。需要先改變的究竟是誰呢?我們通常都希望是對方,其實應該要是自己才對。

因此,這部片子還需要修正與加強的第一點是:願意率先改變的那個人,才是勇敢。片中的蘇格蘭公主,強行改變了媽媽,在這部份,無關乎勇敢。一般人會以為勇於對抗父母的權威就叫做勇敢,不是的,那僅僅叫做血氣方剛。

值得玩味的是,在片子的最後,公主願意接受母親可能變不回來,承認自己可能做了最糟糕的事,準備承擔一輩子背上「讓媽媽變成熊」的罪責,這個時候,她大哭、她心碎。我認為在這裡,她的勇敢才真正出現。她勇於承擔自己所造成的創傷。(之前,她一直天真的以為,做了錯事,只要彌補、改過就夠了,一切就會恢復原狀,沒事。)

假想一下,如果媽媽變不回來,一直都是熊,這部片是否會整個不一樣?(嗯,應該首先是票房會變差)整個「關係」意含是否會更強烈?

 

四、關係的兩端要破碎

 

此外,另一個迷思,是那塊布。公主以為巫婆所說的「修補破裂的關係」是指:把裂開來的那塊布給補好,這當然是個笑話,要被修補的永遠都是人、不會是物。

不過,有問題的地方不在這裡,而是「修補、縫合」這個概念,它是個很舊的隱喻,是源自於自我心理學的隱喻。「修補、縫合」意味著要「重新建立良好關係」,它的想像圖示是:兩個端點,加上一條連結線。兩個端點是兩個自我,中間那條連結線叫做關係。關係不好,表示要修補中間那條線,建立好的溝通管道。

這種自我心理學的隱喻圖示,最大的問題是:如果關係的兩個端點(兩個人)都沒有改變,依然一模一樣,如何可能重畫中間那一條線(關係)?如何可能「重新建立良好關係」?

如果是強調「縫合」所蘊含的「緊密」關係,這會更糟。若是兩個點都沒有改變,還被強行拉近,靠在一起,這樣只會加速所有情況的惡化。

關係的改變,不在於中間那條線,不是靠「修補、縫合」。而是要讓關係的兩個端點被瓦解,讓兩個自我中心都破碎。唯有當兩個自我中心都破碎時,才有可能發生新的關係。對公主而言,變成熊的媽媽,相當於它者的闖入,它者闖入了她的存在,讓她的自我中心瓦解,也造成了她的改變。

這時候,整個關係圖示的想像會改變,可能的想像是:兩個點各自由中心爆裂開來、炸開來,變成兩團煙火的樣子。再也沒有了像水泥實體般的兩個點,它們分散、擴散、消散,所有的粒子、分子、原子(?)都混合、糾纏、交融在一起。這是新的關係圖示。在這個圖示中,我們就不會再使用「修補、縫合、溝通」等字眼了,絕對不合適。

 

五、類似的另一部《天外奇蹟》

 

另一部電影《天外奇蹟》,也有相似的部份。它讓人重新思考「夢想」。

「夢想」並不是指:達成個人所設定的成就目標,而是指:在目標旅程當中,能開放自己,接受變異。前者僅僅只是增強原本的自我,後者不僅能夠粉碎自我、更創造了新的自我。

當我要去實現夢想時,旅途中會遇到許多挫折、阻礙、干擾。若我執意想要完成夢想,就會努力排除一切的干擾。干擾,說是一個絆腳石,卻也很可能是另一個契機的開端、一條新路的入口。

《天外奇蹟》裡的干擾指的是他人不預期的闖入,一個意外的小男孩出現,使得老爺爺的氣球屋之旅一直被打斷。這段關係情境,重新考驗了老爺爺如何真正地能夠哀悼逝去的老伴。老爺爺透過與小男孩的遭逢,讓原本只是鬱悶地紀念過世老伴的氣球屋之旅,轉變成一段向他人敞開的旅程,這時,老爺爺才能真正經歷了伴侶過世的心碎。在人生晚年,遭逢重大變故之際,老爺爺能死過一次、活過一次,這就叫做「夢想」。

簡言之,「勇敢」和「夢想」都不是個人的、獨我的進程,必須是關係的,要從「與他人的關係」當中,才能再度回到自己身上,才能談改變。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