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ila Kristeva:

“We know that we are foreigners to ourselves,

and it is with the help of that sole support

that we can attempt to live with others.”

 

克莉絲蒂娃

「我們知道,我們都是自身的陌生人,

而正是仰賴這個唯一的支撐

我們才能夠嘗試和其他的陌生人共處。」

 

---------------------------

 

 

這個命題最需要思考的癥結點是

「我們都是自身的陌生人」

如果解開這個點

其餘的就比較好理解了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