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re is much that is strange,
but nothing that surpass man in strangeness.
陌生之物何其多,
但沒有什麼比人自身的陌生性更為陌生。



說明:這是悲劇《安蒂岡妮》(Antigone)之中的一句台詞。《安蒂岡妮》是古希臘悲劇作家索福克里斯(Sophocles)悲劇作品,其中的主角安蒂岡妮,她是伊底帕斯(Oedipus)的女兒。

《安蒂岡妮》是索福克里斯(Sophocles)三大悲劇之中的第三部。另外兩部是《伊底帕斯王》(Oedipus the King)和《伊底帕斯在科倫納斯》(Oedipus at Colonus)。前者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詳,而後者的故事是說,伊底帕斯知道自己無意中所犯的弒父娶母之罪行後,剮出自己的雙眼,讓自己被放逐,身邊只有女兒安蒂岡妮陪伴著他。

而《安蒂岡妮》的故事則是在講第三代兒女的故事(伊底帕斯是第二代)。伊底帕斯有兩個兒子和兩個女兒,都是他和他那亂倫的王后所生(所以這四個兒女也可以說是他的兄弟姐妹),命運皆很悲慘。兩個兒子為了爭奪王位而自相殘殺,一個因為支持王權而被給予隆重的葬禮,另一個則被認定為叛國罪而不准下葬。安蒂岡妮的故事便是由後面那個哥哥下葬的爭議而開始。

安蒂岡妮的二哥犯了判國之罪,國君克里昂(Creon)下令不許埋葬他的屍體,只能曝屍荒野,違令者死。安蒂岡妮卻執意要安葬她的哥哥,因而與國君發生衝突,被關在墓窖之中,最後自縊身亡。安蒂岡妮同時也是國君克里昂未過門的兒媳婦,因此連帶地引發了克里昂和他的兒子之間的劇烈爭執,他的兒子在知道安蒂岡妮死了之後,也跟著自殺。接著,克里昂的王后在知道兒子和兒媳婦都死了之後,也自殺了,留下萬般悔恨的克里昂。



最前面的那兩句話是悲劇中唱詩班的台詞,相當於旁白或觀眾的代言聲音。其內容是針對安蒂岡妮,認為她展現了人之陌生性(strangeness),展現為我們一般人難以理解的「非人」(imhuman)。

事實上,strange是英文翻譯,原本的希臘文被翻譯為德文的Umheimliche,意思是「無家可歸的、不熟悉的、詭異的」,這才是正確的翻譯。只是因為我擷取部份段落,沒有脈絡而翻成「無家可歸」會有點難以理解。

在拉岡的脈絡下,安蒂岡妮的形象被認為是Other qua Real,她能夠引發我們的分裂。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