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關於創傷敘事理論的不完整敘事

 

我為甚麼要把這部電影講得這麼複雜?關於這部電影,表面上看來,可以有一種最通俗的解法:現實的救生小艇上發生了人吃人的慘劇,pi存活下來,透過想像中的老虎而進行自我療癒的心靈之旅。

為什麼我不採取這種解法呢?畢竟,它看起來合理又樂觀,容易理解又能激勵人心。主要是因為,這樣的解法根本無關乎創傷,而比較類似於下列的日常經驗:摔倒了腳被割傷,經過一段時間讓它痊癒;不小心踩死自己養的金龜子,經過一段時間讓愧疚感消失;遭遇了人生的失敗,耽溺過後讓自己重新站起來;失去重要親人後,經歷悲傷而重新展開生活。諸如此類,這種「挫折-克服」的經驗很尋常,幾乎每個人都明白,坊間也有一大堆類似的勵志書籍,我們不需要再花時間去特別去談論它。

如果李安導演大費周章,只是為了用一種奇幻的誇張手法來表達這種老生常談的話,我相信無法說服大家,也難以引發觀眾想要去討論它。儘管,對我而言,這部電影用來討論創傷之敘事還缺了一大半,但至少,它有某些部份是關聯於理論的,所以我不願意僅僅只是把它擺在勵志電影行列。

當然,我們不可期待電影能夠完整地表達理論,這是一種苛求。一部電影若觸及到某個理論要素,就是一部值得討論的電影。我認為,少年pi這部電影碰觸到當代對於敘事的重視,並且,能將敘事的重要性關聯於某個關鍵性的時刻(與X遭逢的時刻),使得敘事當中的重構、重組、重複等概念能夠被拿出來討論。這就是這部電影最有價值的地方。

電影本身就是一種敘事(說故事),而李安這部電影是「關於敘事的敘事」(關於如何與為何說故事的一個故事),我則願意將它發揮為「關於創傷敘事理論的不完整敘事」(關於如何再次經歷死亡的一個未完成故事)。只不過,許多部份得要自己添加、自己發揮想像力囉。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