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若不進行人類的整體改造,人類下一步該怎麼辦?

 

關於人類補完計畫,作者的想法是豐富與深刻的,但是在處理該片的結局上,卻顯得猶豫與不知所措。表示作者對此一議題有所感觸,但卻無法思考透徹,以至於做出一個讓大家感到模稜兩可的結局,這是非常可惜的。觀察此作者後續的作品,也可發現到他在這個重要環節上的讓步,造成日後自身創造力的萎縮。

 

若不進行人類的整體改造,人類下一步該怎麼辦?回到原本的日常生活中,接受人際間無止境的糾紛與困擾嗎?當然不是,那等於退回原點,並且可能比原點更為倒退,因為連原本的不滿(突破的動力)都消失了。

 

人與人之間的AT力場造成衝突與隔閡,必須要解除AT力場,讓人與人之間的心防能夠打開,到這裡為止,都是對的。但是,要怎樣做到呢?是不是可以不必透過那麼費力與暴力的行為來做到?

 

心理分析認為,是可以的。倘若我們能夠坐在目前的椅子上,就此向著他人敞開心胸,打開心防,我們就不必走到外面去揑暴他人的頭顱。就坐在當下的定點上,從自身的自我開始,放棄自己的AT力場,取消自身的自我,這其實更為費力。也正是因為如此費力,我們寧可去期待外力所帶來的改變,也不願從內在的這一刻開始。

 

當碇真嗣在放棄人類補完計畫時說:「永別了,媽媽!」表示他察覺到自己長期對於「被遺棄」心態的把持,乃是造成自己諸多問題的主要因素。媽媽遺棄了他,但他卻一直沒有遺棄他自己,他堅持著「『我』被遺棄了」這個念頭,以致於這個被遺棄的「我」產生強烈的憤恨。

 

當他開始願意主動跟媽媽告別,表示他也能主動跟自己告別,真正地把自己給徹底的遺棄掉、放棄掉、捨棄掉。他的AT力場不再存在,他的敞開就是他的死亡與新生,這樣的死亡與新生不會流血,但卻比流血更困難。

 

當我們想要做到「真心為你」時,那樣的「真心」即是「沒有心」,那樣的「為你」即是「向你展示一個敞開的狀態,並引發你的敞開」。只要每一個人都能做到這件事,無形的LCL意識之海便自然會從我們身旁蔓延開來。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