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是過去與學生的談話,徵得談話人同意,用假名呈現,作為教材之用)

 

老師,我試圖去了解一些我的行為,以及對於課業的態度,然後去找出我很可能在躲避的問題。

 

有些時候我會覺得很無聊,但卻不想做任何一件事情。訂好了計畫要努力自學英文,但卻總是辦不到。我有網路成癮的問題,我並不是覺得玩電腦很有趣,就算覺得無聊,沒什麼感覺的時候卻還是不制止的想要上網。看到課業上的東西會覺得很反感,但考試前我還是逼迫自己一定要讀書。就算獲得了不錯的成績也不會有太開心的感覺,只是覺得鬆了一口氣。我漸漸理解我對現在所學的東西沒有熱忱,而且有些知道自己比較喜歡什麼,但是不確定。

 

最近,我開始發現我還是被以前的一些事情給絆住的。或許在高中的時候我跟師長的一些衝突,對他們的怨懟自今仍然沒有放下,那種憤恨的感覺可能被藏起來了,而投射到其他事情上。這種感覺是突然冒出來,但一下子又消失了,可能是因為很長的時間裡我都選擇了隱忍。接下來我應該要做一些什麼事情,好讓自己重新開始?

 

-------------------------------------------

 

阿明,你能坦然地面對自己,這已經是一個非常好的開端了。我試著幫你把問題做出一點分析。你說了幾件事情。

 

1.對於課業沒有熱忱,只是完成而已。

2.想要規劃學英文,但從未開始。

3.網路成癮並不是因為有趣,只是反射性動作。

4.想起過去事件,將憤怒投射給其他人。

 

以下,我分三點來說明。

 

一、被外在的他人要求綁住

 

對於課業的完成,只是因為外在的要求,而應付了事,只是「不得不」去做它。並沒有在這個過程中產生真正專注的、投入的心情與態度。

 

這是不是由於課業無法引起興趣,還不知道。但是可以知道的一點是,自己從未真正接受課業裡的東西。課業從未打動我,讓你我中體驗到一種「感覺自己完全不一樣」的感受。

 

要問問我自己,自己是否曾經因為做一份作業、閱讀一篇文章、聽老師一席話,而感到開心,是那種心情整個打開、綻放的那種開心?或是對於其中的一個疑問日思夜想,絞盡腦汁,想出一個自己都無法預期的觀念?或是感覺被打了一棒、全身震撼、嚇了一大跳的感受?

 

同樣的,規劃學英文,可能只是因為大家都說英文很重要,自己從來都不知道為什麼重要。去規劃的動機是因為「好像應該去做」,這樣的「應該」仍然是一種外在的要求,自己從來沒有同意過這種「應該」。

 

二、被內在的自我綁住

 

網路成癮是另一種情況,是暗自想要用一種消極的方式對抗諸多外在要求,以為自己可以掌控一些事情。但是,正因為這樣的掌控只是為了「對抗」,因此會落入另外一種「不由自主」當中。

 

當我進入遊戲中,被其中的刺激感所牽絆,被那種競爭或輸贏的快感所控制,這時,越玩會越停不下來。因為刺激感或快感勝過平日的無聊感。就算開始感到有點不好玩了,也覺得繼續玩總比沒事做要來得好。

 

刺激感和快感會讓我們沉迷,正是因為「我刺激故我存在」,要用這種方式確定自己的存在,保證自己的「自我」仍然是自己可掌握的。

當我開始需要確定自己的存在,表示我已經感受到「自我」的不穩定,感知到「自我」即將消失,所以我才努力要把「自我」給保留下來。

 

自我即將消失,其實是件好事,表示接下來有一種徹底的改變會發生。但是,徹底改變之前,一切既有的價值與意義會被打破,我無法知道那將會是怎樣的情況,我只知道目前逐漸陷入失序與混亂,我害怕這種不穩定性。我不敢再往前多走一步。

 

三、開始要走向自由,但最危險

 

會開始對他人感到憤怒,這是很關鍵的。因為它最接近問題的解決核心,但卻也最容易讓人迷失,最危險。

 

當我心裡有所不滿,實際上是對於什麼不滿呢?是對自己,對於自己的種種迴避(迴避自我改變、迴避心理的死亡)感到不滿。但矛盾的是,自己又不願意承認這件事(似乎隱約知道,但又不那麼清楚地知道),只是一肚子氣,於是將這些氣憤投射給其他人。

 

開始對他人感到憤怒(或是自責),是把自己放在「受虐」的位置,讓自己感到委屈、不平、憤恨,這種感覺比網路成癮的快感還要更強烈,是一種極爽(jouissance)的感受,是一種痛苦中的快樂:「我受苦故我存在」。(這一點,我上課會講到,目前都還沒仔細講)

 

為什麼說這裡既關鍵又危險呢?危險是因為很容易就一直糾纏於「受虐極爽」當中,它太迷人,以致於我停不下來。關鍵則是因為只要我開始停下來做這些,不要讓自己執著於存在感,開始感受到自我正在消失。這時,我即將進入改變,我即將經歷心理的死亡。

--------------------------------------------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