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罪疚感

漢娜被判無期徒刑,終身監禁。麥克在這段期間也繼續他的人生,當律師、結婚、生子、離婚…。他依然沒有忘記漢娜(以及他當時的決定),以至於他情感上無法對任何人敞開心胸。

在漢娜坐牢的第十年左右,麥克忽然錄製了許多錄音帶,錄音帶中是他朗讀15歲時曾經為她讀過的文學作品,寄去牢裡給她。這個動作,我認為,顯示了他的罪疚感。如果他在審判當時不是懷著私心,如果他當初覺得自己的行為是正確的,他就不該耿耿於懷。

漢娜因為這些錄音帶,而開始自行學習閱讀寫字。漸漸地,一年兩年過去,她已經可以寫信給麥克,一些很簡短的感謝字句。但是,麥克好好地把這些信收著,卻一封都沒有回覆。我想,他雖然同情她,也帶著幾分罪疚,但他依然沒有原諒她。

他是用無法寬恕的心,在想著她。



四、創傷

又過了十多年,漢娜可以獲得減刑出獄,獄中管理員打電話給唯一有和漢娜通信的麥克。希望麥克為沒有親人朋友的漢娜作出獄後的生活安頓。於是,離別三十多年來,麥克第一次和正式漢娜見面,一個正值壯年的英挺,一個已然白髮蒼蒼。

面對面,麥克除了表達他為她所做的安排之外,更重要的,是麥克終於說出了他對漢娜的氣憤,但是,他掩飾為對於她的罪行的氣憤。

麥克走了之後,漢娜回到房間,從書架上拿起那些文學作品。此時,建國問我,她是要收拾行李,還是要自殺?我很肯定地說,她會自殺。果然,她把書本整齊地墊在桌上,脫下鞋子,站上桌子…。

我的理由是,麥克在不知不覺之間,因為他自己的愛恨交織,而羞辱了她。他應該是想要指責她當年的不告而別,但是他卻去指責她的罪行。他分不清是自己的正義感還是愛情在困擾著他。

最令人感到難過的是,麥克回去之後,彷彿一切釋懷了,他興沖沖地幫漢娜佈置好一間屋子,擺上家具、掛上壁畫….,就像當年每天放學跑去漢娜家裡的那個雀躍的小男孩一樣。隔了一週,他興沖沖地拿著花束,準備到牢裡接回漢娜。然而,收到的卻是令人痛心疾首的消息。

這時,麥克的創傷才真正開始,他才正要經歷它並且承擔它。

電影並不鋪陳漢娜的心境,因此,她到底是善是惡、有情或無情,我們並不知道。這些也無關緊要,重點是在麥克這邊,由於他無法寬恕漢娜對他的拋棄,也讓他一被子都被困在其中。直到漢娜自殺,他才真正地被完全拋棄了。

對他人無法寬恕、無法原諒,究竟不能饒過的是誰?不是他人,是自己。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