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這部影片的問題以及解題,維大利已經說的很清楚了,也是我們讀書會一再討論過的主題,我就不再重複。我補充其他的部份,以及後續會討論jacken所提的問題,jacken的問題問得好,正是我原本預計要說明的。

這裡先針對那些上網點閱觀看殺人網站的匿名大眾。我要提出的命題是【重複強制性(repetition-compulsion)不是病理的,而是普遍的。】

何謂「重複強制性」?在我們內在之中,有一股衝動,它迫使我們去進行某種動作,並且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反覆進行此動作。我們不由自主地、機械性地、盲目地固定重複某種強制性行為,就是重複強制性。例如,案主會不斷去回憶創傷事件的景象、案主會不斷地重複洗手、案主會不斷地用一個命令來強迫自己失敗,等等。

「重複強制性」是佛洛伊德提出來的一個病理現象的說明,但是,他也會把它放在日常的非病理現象中,例如,小孩重複地進行某種遊戲、人們重複地想要去觀賞悲劇。也就是說,「重複強制性」這個概念不僅適用於病理的案主,也適用於我們一般人的非病理狀況。就好比說,我是個有潔癖的處女座,我經常會不由自主地就尋找地板上的頭髮,把它撿起來,或是去注意書架的凌亂,把它排整齊。

從《Live殺人網站》中,我們可以看到,大眾點閱數字是如何地快速暴增。儘管大眾都知道,這樣做只會使人質死得更快,但是所有人依然不由自主地按下了滑鼠。大眾的心理是想著「多我一個又何妨」嗎?不只是這樣的,更主要的原因是,大眾的內在衝動在驅使著,想要一再地去觀看他人受苦、重複地去觀看死亡的景觀。(同樣的,觀看男孩父親的自殺影片的大眾也是如此)

FBI說,「我們這些上網點閱的人都是共犯」,我認為這還不夠。我要說:「我們不是共犯,我們直接就是殺人犯」。共犯只是間接的,依從於另一個主謀,被動的聽命行事。而我們這些上網點閱的人,乃是主動的、直接地使他人致命。我們就是殺人犯大眾。

我們不只是觀看著死亡的景觀,並且還觀看著數字的快速轉動。這既是因為我們期望隨著數字轉動而看到殺人裝置加速,更是因為我們由此而知道,還有這麼多和我一樣的他人也正在偷偷地觀看。此時,我已然和其他人秘密地形成一個共同體,一個緊密結合起來的匿名群體。誰也不知道誰在哪裡,但是卻知道彼此都有共同的意圖與快感。

跟隨著佛洛伊德,當他把「重複強制性」拉出病理的案主身上,放到非病理的一般人身上來解釋時。我們就可以肯定地說,「重複強制性是普遍的,是我們每個人都具有的內在衝動」。

為什麼必須下這個命題呢?第一個理由是,我們不能夠認為只有某些特殊的人才是犯罪者,而總是和我們自己無關,好像我們都在分析別人、評判別人。事實上,我們自己本身隨時隨地都有可能幹下不道德的事(說不定,我現在的動作也正是如此)。第二個理由是,心理分析的解決方案(主體之分裂)不只是針對案主或特殊人有效而已,而是針對所有人都有效。

對比於過去,「如何不要讓自己成為殺人犯」這個道德訓誡,在視覺影像爆炸的今日,已經不是簡單就可以做到的。殺人不必拿起一把刀或一把槍,只需輕輕地按一下滑鼠或電視遙控器即可完成。

經常聽到有對於媒體的批評,說媒體嗜血。問題是,媒體為何嗜血?因為我們都在觀看,因為我們都嗜血。不必去責怪媒體,因為媒體就是我們,我們就是媒體,要被責怪的是我們自己。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