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蔣興儀



因應整個國力的衰退,日本法令推動了「新世紀教育改革法」(BR法),選取一個班的高中學生,讓他們到荒島上自相殘殺,只能有一個生還者。

北野武在片中飾演一個在學校被學生刺殺之後離職的老師,主持這次的BR計劃,過程中,他堅定殘忍的意志惟獨在中川典子這個小女生前面軟化。

最後的勝利者並不是驍勇好鬥的猛漢,也不是智慧型的馬蓋仙,更不是經驗豐富的正義使者,當然也不會是協力合作的團隊…,這些都還是要彼此競爭以爭取叢林王的頭銜。勝利者只不過是七原秋也和中川典子這兩個一路受人保護、一無是處、膽小怕事的小情侶,甚至,他們之間也不是靠著長久的感情來互相扶持,他們是在途中的遊覽車上才剛剛開始熟悉。叢林法則並不是強肉強食,也不是顛倒過來,而是,充滿意外地沒有法則。

如果說他們最後的結論是如秋也所說:我本來就不相信大人(他媽媽離家爸爸自殺),也更不會再相信大人了。那也許這才是BR的目的:絕對不要相信大人社會能夠給你們什麼,社會不是福利機制,學校也不是象牙塔(其實早就不是了,學生間的鬥爭不輸任何人)。生存在這個社會的方式,是不斷地逃亡。



不要用人性來看這部片,其中並不刻意地描寫人性。也不要用精神分析來看,它並不處理男主角的家庭事件和心理過程。更不要用實存主義來看,它沒有要強調荒謬或噁心等深層的實存感。

BR若是帶有某種理想的話,它是早就已經在我們這個社會實現的理想。一個已經實現的理想還叫理想嗎?為何還要去實現它?它是過了頭的理想嗎?是因為大家實踐著它卻又無視於它嗎?或者說,就理想本身而言,它總是要一直被實踐著,我們才會知道它早已被實現。

因此,BR所證成的不過就是當今日本現況的原因罷了。只不過,是遲到的過去。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