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主要是以搞笑的方式闡述《被壓迫者教育學》的第三章。

「柯南」作為批判教育學過程,意思是說:我們都必須讓自己成為名偵探柯南,用各種調查、詢問、懷疑等方式,掀開整體社會的神話或謊言的面紗,覺察到原本被掩蓋起來的真相,重新讓自己和現實世界產生關聯。不斷去問:「是誰殺掉了我們的存在?然後還故布疑陣騙我們說『我們活的很好』?兇手到底是誰?」

柯南所進行的過程,就叫做「主題調查」,用批判的態度不斷去詢問細節,然後把細節串連起來,產生「意識化」的頓悟(鏘鏘!!)。一旦了解到原本錯綜複雜的陰謀,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就可以用柯南領結把很多條思考線索報告出來,每一條思考線索就是一個「主題域」,整個報告過程就形成了一個大的「生成主題」。

生成主題的「生成」有三種生產的意思。第一,媽媽主題會生產出寶寶主題,例如,白色恐怖不只發生在政治領域,還發生在辦公室、教室、家裡。第二,我自己逐漸生產出更多的批判意識,也因此生產出更多謀害「我的存在」的兇手,例如,國家和政黨是兇手、資本家是兇手、老師是兇手、父母是兇手等等。第三,我的調查動作生產出更多的柯南,開始和我做一樣的事情。

將隱隱約約或模模糊糊的懷疑徹底搞清楚,需要許多技術。其中一個技術就是「把編碼給它解碼」。要做到這件事,就是要一一與他人對話,尋找「合作調查者」,大家一起回憶、重新思考過去的生存處境,把兇手故布疑陣的關鍵點給破解。如果其他人保持「沉默」,表示他不願意一起揭露真相,我必須設法讓他要說。

「把編碼給它解碼」舉個例子。有個編碼是「國家的政策都是為了全民福利」,解碼之後變成「全民福利其實是假的,只是少數既得利益者的福利」。題外話,曾經有個解碼是「要讓學生擺脫傳統教育的被動與制式化,能夠主動產生夢想,進而逐夢」,但是,解碼之後卻變成「再編碼」:「要讓學生活在總是有惡巫婆的童話世界中,認為世界欠負於他」。後面這個例子是反諷,意思是說,所謂的解碼,或許又是另一種編碼過程。

54-55頁,是細節性地陳述進行主題調查需要考慮的一些準則。有正面列舉的準則,例如,考慮歷史文化背景、必須是有共同經驗的交感活動、考慮人與環境的互動等。也有反面列舉的準則,例如,不能只有單一個人進行、不能假科學之名迴避變化、不能沒有歷史等。

56頁到最後,是以歷程或階段的方式,陳述主題調查的過程(其實也就是弗雷勒式的批判教育學對話過程)。例如,第一階段,1-1邀集人馬參與會議或課程,1-2走訪地區試圖解碼,1-3進行特地生活斷片的調查,1-4寫簡短的報告,1-5…..。第二階段,2-1從報告中找出矛盾……

上面這兩大段的內容比較像是「如何成為柯南教戰守則」。

最後,在這整個柯南調查過程中,需要有證據來證明「意識化」的「鏘鏘」有發生,證據就是「字詞」。字詞不再是中性的,而是有價值判斷的,可以被重新定義的。例如,當一個受暴婦女說:「他打我也是為我好啊,我不能離開,我對家庭有義務」。這段話當中的「為我好」和「對家庭有義務」需要繼續追問,讓這幾個字詞逐漸改變定義為「為我好是一種控制」、「對家庭的義務不等於對暴力忍氣吞聲」。

一旦說話者的用字譴詞改變,表示批判性自覺逐漸在發生。一個人的說話語彙,即代表他的世界。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