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蔣興儀


近日來,職棒球員涉入的打假球事件,已經讓國內所有關心棒球的人為之心碎。心碎之餘,大家仍然期待未來台灣的棒球之路能夠更為步入正軌,於是紛紛從制度、經濟、社會期待等層面來探討中的問題和解決方案。我在這裡,想要從另一個層面來探討,以心理分析的觀點,來解釋並剖析球員使自身陷入危險的心理狀態。


大眾近日來的呼籲,皆要求球員要能夠潔身自愛與建立正確的價值觀。這樣的呼籲當然沒有錯,但是,球員真的只是因為抵擋不了物質的誘惑嗎?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從心理分析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造成球員墮落的主要原因不是受到外在物質誘惑的吸引,而是要迴避內在焦慮的衝擊。


外在的物質誘惑時時刻刻都會出現,一直都存在,但是,球員何時開始產生心理的動搖、開始走向放棄榮譽的那一步?就在他的生命關卡處,當他個人遭遇到生涯的挫折,逐漸無法調適自身的生活,也不知道生命下一步該往何處去的時候,一種巨大的焦慮感便如影隨形地壟罩著他。


此時,他為了迴避內在的焦慮,為了躲開痛苦的煎熬,他就會去尋找一些外在事件,作為他的藉口,好讓自己不用去面對自身的焦慮感。這些外在事件特別都是一些糟糕的事件,例如,簽賭、秘密交易、打假球、結黨等等,因為這樣的糟糕事件可以讓他保持罪疚感,罪疚感是他用來迴避焦慮的武器。他會抱持著罪疚感給自己一個藉口:「我是不得已的,因為環境和制度不容許我做得更好。我知道我錯了,但我是不得已的。」於是,他越來越糟,越來越享受罪疚感所帶來的快感。


外在物質的誘惑其實只是一個藉口,一個幌子,他真正要面對的是,他處於自身生命重大危急的關頭,他即將要發生徹底的自我改變,但是這個過程萬分痛苦與煎熬,猶如處在虛無的深淵當中。於是,他逃避了,他寧可享受罪疚感所帶來的快感,也不願意經歷如死亡一般的徹底改變。


在講求奧林匹克精神的希臘人那裡,「榮譽」既不是指一個人能夠掌握良好的技巧表現,也不是指獲得名氣或掌聲,而是指一個人能夠站在「光」的澄明當中,光亮「從他自身當中」透照出來。這是什麼意思?意思是說,他自身呈現為開裂的綻放狀態,他自身如破繭般地徹底轉變,他能夠承擔改變所伴隨的極度痛苦,此時便是光照的「榮譽」時刻。要經歷這個過程之後,才會有技巧性的突破,才會有如雷的掌聲。


我們當然要支持健全的制度,但是也必須強調,同樣重要的是球員對於自身心理狀態的了解與突破,是球員在面臨生命危急關頭時的警醒與覺察。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