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蔣興儀

學生問我:「伊底帕斯為何不自殺?」這個問題問得好。它有兩個要點,一個是關於伊底帕斯本人此一行動所代表的意涵。另一個則是關於我們觀眾的期待。

伊底帕斯為何不自殺?自殺是羞愧,是贖罪,是逃避。念念不忘於他所經歷的一切光榮、歡樂、悲慘、痛苦。包含了強烈的愛嗔癡。

他沒有自殺,而是剜出他自己的雙眼。挖掉雙眼是無情(apathy),無情不是殘酷,而是沒有任何愛恨之心。是頓悟,是清明,是承擔一切。

我們觀眾為何會期待伊底帕斯要自殺?因為我們在看戲時,把自己同化於戲中主角,我們同時也在思索: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當我們期待他自殺時,代表我們自己也將會選擇這樣的一條路,用自殺來解決問題。

如果我們看到伊底帕斯自殺,我們會感到鬆了一口氣,感到被安撫了。因為,一旦用生物學的死亡來作為結局,之後我們就不必再去思考任何的問題。走出戲院之後,我們就可以迴避我所經歷的一切,就此忘掉他了。

但是,伊底帕斯不僅沒有自殺,還挖出雙眼。這對我們而言,引發了我們無比的焦慮,我們走不出戲院,我們被釘在座椅上驚恐萬分地問:「為什麼?為什麼?你到底想要怎樣?」(What do you want?)

因為他所帶給我們的不再是生物學的死亡,而是【存有學的死亡】。挖掉雙眼代表伊底帕斯進入存有學的死亡,這使得我們再也無法輕鬆以對,使得我們時時刻刻被這個令人震驚的動作所干擾。

這個時候,原本伊底帕斯所承擔的焦慮,已然引發了我們自身的焦慮,要經歷改變的不再是伊底帕斯,而是我們,是被那個剜眼動作給震攝住的我們。那麼,作為觀眾的我們,此時是不是也該挖出我們雙眼呢?這只是個隱喻的說法,當然不是說我們要實際做此動作。

我們是不是也該放棄用再現的(representative)雙眼去尋找外在的答案?這當然不是說要回到內在去做自我反省,自我反省仍然是用內在的雙眼去進行向內部的觀看,並未放棄雙眼。

用個禪宗的比喻來說。
弟子問:怎樣才是「正見」?
師父答:見無所見,即名正見。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