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zek談嫉妒/羨慕(envy)

 

一、一般定義的「嫉妒」

 

主體的嫉妒必然關聯於另一個人(它者),但要追問:關聯於他的什麼?

一般常見的「嫉妒」定義是:主體嫉妒「它者所擁有的東西」,也希望自己能夠擁有。例如它者所擁有的金錢、地位、能力等。

在這樣的定義下,嫉妒者的目光焦點是在那個「擁有物」上頭,眼光總是盯著他所擁有的那個東西。由於那個東西不屬於自己,故對於能夠擁有那個東西的人,感到敵意和怨恨。

 

二、Zizek定義的「嫉妒」

 

Zizek的定義有些改變,刻意的區分和強調某些重點。他認為主體的嫉妒所針對的目標不只是「擁有物」。主體並非只是在意「它者所擁有的東西」,而更是在意「它者能夠享受這個東西」。

也就是說,嫉妒者的目光不只是盯著「他手上的那個東西」,而經常是盯著「他臉上滿足的表情」。也就是說,「擁有物」仍然是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能從對象中獲得爽的那個人」。

如此一來,嫉妒的目標不再只是不再是某物,而是某人、是「它者的存在狀態」。嫉妒者認為:是它者偷走了我的享受、偷走了我的爽。一旦嫉妒的眼光從「某物」轉到「某人之存在」時,所採取的動作變得嚴重。

 

三、嫉妒者會有什麼心態或動作?

 

若是按照一般的定義,則嫉妒者心裡想的是:「他擁有我所沒有的,我也想要擁有那個東西!」積極的嫉妒者會想方設法克服自己的無能,去獲得那個「擁有物」,可能會採取搶奪的動作,或是自己另外去爭取。但大多時候不是積極的,而是這種消極的嫉妒者的情況,他採取的是比較容易的作法:貶損那個東西,說它不值得擁有。用酸葡萄心理來平撫自己的低下與自卑感。

若是按照Zizek的定義,則抱持更強烈無能感的嫉妒者,心裡想的是:「他比我更能夠去享受,我不想讓他享受!」嫉妒者會去阻止它者能夠擁有東西、摧毀它者的享受能力,這其實就等於是摧毀他那個人。也就是說,嫉妒者的目標和對象改變了,對象是它者,嫉妒者會攻擊它者:嫉妒引發「怨恨」(ressentiment),再引發攻擊。

 

四、嫉妒者如何看待自身的存有?

 

Zizek為何要刻意強調,嫉妒者不是在意「東西」,而是在意「它者的存有」呢?因為這是一種以「對比、比較」方式,來定義自身的存在:我的喪失,都是因為你的擁有;我的不好,都是因為你的好。也就是說,用它者來定義主體自身,並且是:用它者的存有來定義主體的不足。

正因為如此,對它者的攻擊,會呈現為一種玉石俱焚式的方式:「為了不要讓你享受,我寧可賠掉我自己!」Zizek舉了一個寓言的例子:有位女神給農夫兩個選項,(1)是農夫獲得一頭牛,以及他的鄰居獲得兩頭牛;(2)是農夫損失一頭牛,以及他的鄰居損失兩頭牛。結果,農夫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第(2)個選項。

嫉妒者的怨恨,甚至讓他不惜自我摧毀,毫不在乎自己,無法自愛,而是自恨。他目標不是為了自己也要獲得,而就只是要否定它者、摧毀它者。甚至可以說:嫉妒者從摧毀它者當中,獲得他自身的享受、他的極爽。這是一種自我摧毀的極爽,嫉妒者會停留在這裡,因為他獲得倒錯的極爽。

 

五、解決方案是什麼?

 

對個人而言,嫉妒的問題比較容易解決。嫉妒的原因是自身的無能和自恨,一旦嫉妒者把目標轉到自己身上,了解並改變他定義自身的方式,並開始設想如何自愛、如何克服自身的無能,情況便會不同。他原先的「不足」,要引導朝向去追求「存有之匱乏」、追求$,追求他自身的欲望不滿足,追求整個存有狀態的徹底改變。

然而,Zizek不是要討論個人,而是要討論集體。集體的情況,比較難解。

Zizek要談的是今日的族群暴力攻擊。例如一整群極右派的民粹主義者,他們嫉妒、怨恨、攻擊外來的族群,像是極右的白人勞工階層,攻擊非裔或拉美裔的移民。極右的勞動階層白人認為:「都是你們偷走了我們的工作、偷走了我們的女人、偷走了我們的價值傳統、偷走了我們的極爽!」

我快速的講答案。對Zizek而言,白人勞動階層的極右民粹主義者,他們的目標設定錯了。他們的無能,不是由移民造成的,而是由制度造成的。他們要把矛頭指向讓「不公平」現狀發生的真正原因:新自由主義-資本主義。

因此,民粹主義者怨恨和攻擊移民,都只是更加無能的自我摧毀而已。他們必須把「無能的怨恨」轉變成「積極的憎恨」,去恨那個有問題的制度。他們必須把「玉石俱焚的暴力」轉變成「革命的神聖暴力」,去摧毀那個有問題的制度。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