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今日的網際網路、社群網路的蓬勃現象,可以告訴我們什麼呢?

  

2.過往,傅柯譴責權力的監視機制(被觀看而感到受侵犯的不舒服)。但現在的情況是,我們主動、願意、需要被凝視(喜歡將自己揭露給他人觀看)。從「討厭被監視」到「喜歡被凝視」,這樣的倒轉意味著什麼呢?

 

--------------------------------

書摘Žižek, Slavoj: Did Somebody Say Totalitarianism?

 

當今,社群網站、虛擬網路空間的無遠弗屆,顯示了人們對於社會象徵大它者(symbolic Other)的需要。  

 

「這些趨勢不正是展示了同樣急迫的需要,需要幻想的大它者的凝視,用來保證主體的存在:『只有當我無時無刻都被注視著,我才存在』?」

 

這是邊沁-歐威爾式的Benthamite-Orwellian全景敞視社會(權力無所不再的凝視)的倒轉。今天,沒有時時刻刻暴露在大它者的凝視之下,我是會焦慮的,凝視變成某種主體存有學的保障。

 

真實生活和表演生活之間的區分,被拆解了。「人們表演著他們的真實生活,亦即,他們本義地在他們的屏幕角色中演演他們自己。」 

 

「因此,回應這個威脅,我們要堅持的並不是退回到隱私的島嶼,而是網路空間更強的社會化。我們應該召喚有智慧的力量,在我們今天(錯誤)認知的網路空間的極權主義威脅中,分辨出網路空間的解放潛能。」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