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定義「創傷」的兩個條件:外在與內在。

1.外在的意外:遇到一個與我原本日常秩序截然不同的外在事件,對我產生了巨大的衝擊。

2.內在的破碎:在強烈的震驚之下,我的自我或同一性破碎、瓦解了。

 

二、從「創傷的病理學理論」到「創傷的一般理論」。

1.「創傷的病理學理論」是區域存有學,只討論某種限定區域(精神病理學)的存在方式。它背後的假定是:自我是完整的,同一性是一致的、堅固的、自我封閉的。因此,一旦遇到外在衝擊,粉碎了自我或同一性,我們就要去讓它被整合、被復原。

2.「創傷的一般理論」是普遍的,它背後的假定是:自我是破碎的,同一性被取消的、是虛無。創傷帶來的外在衝擊與內在破碎,不是要去復原或安撫的。而是要透過創傷來闡述主體的基本存在狀態,如實地展示了「主體是被創傷所構成的」。不只是事件的倖存者才是創傷者,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是創傷者。

 

三、不要把創傷給特殊化,但也不要把創傷給予平庸化。

創傷是普遍的,不要把它特殊化。不只是911倖存者、恐怖攻擊受難者、311大地震生還者等會產生創傷。沒有遇到這些特殊、極端事件的我們每一個人,也都會經歷同樣的狀態:失戀分手、親人死亡、生命挫敗等,都具有與創傷相同的經驗結構。我就是創傷者。

但是,這並不是說:創傷很普通,隨時可見,它就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普遍不是普通,創傷的確超出了日常秩序,它是一次非常態的、震撼的經驗。我們不該把它縮減為日常秩序的平庸,而是要讓自己被這個經驗帶著走,走向我們早已忘記的無同一性、無自我之存在。

 

四、後創傷的主體是「活死人」Musulman/living dead

在創傷中,他接受他的破碎與摧毀,用一種已經死亡的方式、無自我的方式、超出人性的方式,繼續活著。活出他的死亡。他是解放與自由的非人in-humam。他的特徵是冷淡、無情緒、無情感、無差別。

1.這不是重度憂鬱者,重度憂鬱者還有強烈負向情緒,他是用生命驅力在活,離死亡還很遠。

2.這不是行屍走肉,行屍走肉是刻意要對抗生活目標、人生意義這類的東西,他活在自我封閉的自我之中。(外觀有點相似,內在截然不同)

3.這不是得道高僧,得道高僧是主動、刻意地去追求某種境界。(最終狀態有點相似,過程相當不同)

 

五、不可認識與不可投射。

Musulman並不只是「變了一個人」,而是成為一個絕對不可認識之人,因為他的同一性破碎。面對他,我不能認識他與掌握他,我會感到驚慌害怕,我會想要治療他,讓他恢復成跟我一樣具有人性,我用自己的自我人性形象強加在他身上。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