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區別於舊版本的解釋

 

1.母體與錫安的關係,是柏拉圖所說的「穴諭」,這樣的解釋是最通俗的一種解釋版本,是一種舊版本。把我們的世界分成兩個,一個假的世界,一個真的世界。

 

2.我們沒有兩個世界,只有一個世界,這個世界自身就是母體。母體是一個空間,沒有之外,一切都在之內,一切都是母體,超出母體。沒有地方可去。

 

3.母體是暴力,無所不在,讓一切都看起來完美、正常。錫安也是另一套制度,另一個母體。只要我們活著,就一定被它包含。開門出去就是另一個母體,不可能超出。但這代表我們很宿命、很絕望嗎?不是的,有那個怪怪的感覺,就是一個契機。

 

4.就在母體「之中」有一條康莊大道(不是之外),唯有隱約知道那種「怪怪的感覺」,才有機會超出限制我們的母體,但不是到另一個淨土去,而是當下就成為the One

 

5.小結:(1)母體無所不包,(2)骨子裡有個怪怪的感覺,表示母體沒有百分之百控制我們,我們有機會超出它。

 

 

五、超出母體

 

1.尼歐在母體中變成the One,但我們並沒有遇到偉大的事,我們與他之間的相似點是甚麼呢?(1)怪怪的感覺,原先熟悉的東西都不再熟悉。(2)這個感覺來的時候,不要迴避,要珍惜它,它不是壞事。

 

2.迴避或掩飾的例子。(1)莫菲斯相信尼歐就是the One,他已經有了「相信」,他迴避了怪怪的感覺。(2)以為能夠擋子彈就是英雄,就會超出母體,這也迴避了怪怪的感覺。

 

3.尼歐最後有一個瞬間是死掉的,不僅虛擬世界死(心智死),在現實世界也死(身體死),他在兩邊都死掉。這個死掉的瞬間,就是他能夠超出母體的契機。後來的擋子彈,是在他能夠徹底死掉之後才會發生。

 

4.尼歐是不是真的死掉?不是的,他的死亡是一種劇烈的徹底改變,改變舊思維,改變舊生命,自然就能超出母體。

 

5.當我順著怪怪的感覺,把我自己帶到生命的最底層,帶到我的死亡,這時,我將發現我不再是我自己。當我不再是我自己的時候,我才能超出母體。

 

6.母體是無所不包的,要超出一個無所不包的東西,要怎麼做?那條密道在我之中,我可以比任何母體還要大,當我裡面什麼都沒有時,當我自身空空如也時,我是虛無,我是無限寬廣的,我才能超出母體。

 

7.母體只能控制存在的人,一個人活著,但是不存在,母體就無法控制他。超出母體不是到母體之外,因為那還有「我自己」,沒有我自己才是超出母體。不是要擺脫控制者,而是要擺脫自我。不被外界控制的唯一方式,就是不被自我控制。

 

8.想要擺脫母體的控制,去對抗母體是最不好的方法,結果或是幫助母體更強大,我成為幫兇,或是自己又建設了另一個母體,我成為控制者。不能去「對抗」母體,要「超出」母體,唯一的方式是從我自己內在來做。

 

9.人再怎麼大,只能包含自己,但虛無比自己還大,讓我不再只是自己。順著怪怪的感覺探索下去,我發現自己是虛無,我發現自己的死亡,我才會是the One

 

10.我們早就死過了,我一生下來就是虛無,但是在我長大的過程中,我一直排除虛無,想要把它給填滿或掩飾。怪怪的感覺提醒我們,要順著它,走到生命最底層,釋放早先那個虛無狀態,讓自己死亡(心理上)。

 

11.這是當代哲學的「解構理論」。同學不是要去學它的結論而已,而是要去學它如何解讀事件的方法。結論當然需要背誦,但只有背誦結論是沒有用的。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