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熹】

 

我跟網路影評有不太一樣的看法。

片源的分享一開始就提示精神分裂,而片尾也有分享人加上了字幕,獻給同為不被他人所理解的人。不過,我反覆看了幾遍,感覺不太到片子主要是要談精神分裂。當然可能我對精神分裂不太瞭解,不過如果要我試著說說看片子想談的到底是什麼,我會覺得是要質疑:難道我們可以說出人是有一個「本來該有的樣子」,然後告訴每一個人覺得自己不正常的人說,你是那百分之幾、或偏離了正常多少嗎?我們是不是可以跳脫框架,勇於面對自己內心的感受?

我用條列式闡述我的理由。

一、

片中黑奧認為自己必定因為某種原因(而他認為就是隕石,而不是別的東西造成的)使自己偏離自己的身體91公分。這個數字很精確,換個角度想,也就是他認為自己所認知到的外在事物相對於自己應該有個標準,所以當他發現自己異於原來的自己,才能如此判定。

片子1:35處,黑奧用完吸塵器準備收到儲藏室中,在收納前先把歪掉的照片扶正,而吸塵器各部位零件在門上都有特定的收納位置,甚至是改變之後將住家所有東西都標出偏移,想盡辦法估算、了解那顆隕石(精確的說那顆隕石是150噸),我覺得表現出黑奧是一個生活都要有規矩、標準,並且是用理性面對一切的人。

二、

偏移這種認知是黑奧自己想像出來的,而不是他的認知真的變得不一樣。5:48他用望遠鏡的時候,是直接透過望遠鏡觀測;7:14他上完廁所照鏡子,眼睛可以直接從鏡子中看到自己。這些都意味著他在視覺上的認知其實沒有和身體的感覺偏離,而是他自己的想像。

電視和天線應該是一個重要的象徵。從一開始現實中塞車的畫面轉到電視畫面之中,然後開始黑奧用完吸塵器後發現訊號不良,我認為象徵著正常生活開始失序(從那之後電視訊號就沒好過)。一般人面對這種情況,會推測是否對面大樓天線損壞,所以影響了收訊,但收訊不好這件事伴隨著他之後覺得整個認知出現問題,所以作出一種推測:有一顆隕石砸中了他和天線。

他一心想回到過去那個心目中有個標準位置的自己,卻發現好像做不到。但他並非選擇面對自己內心這種落差,而編造出了一種偏離自己的想像,然後在找回原來的自己之前,想盡辦法讓生活維持他原本的那個標準。當他照鏡子的時候甚至懷疑看到的不是自己,自己應該在旁邊偏離的位置。

(這讓我聯想到很多人對於童年會有種像鄉愁的感慨,想要回去以前那個純真、無憂無慮的樣子,而在心理上不願接受現在的改變和樣子。)

三、

心理醫生的部份,與其說是黑奧的問題不被理解,我倒覺得是透過心理醫生這個角色的安排讓黑奧和自己對話(並交代撞擊和之後的改變)。最讓人注意到的就是黑奧堅持撞擊他的是隕石而不是其他的東西,關於這點,可以看出黑奧是看到天線斷掉,並蒐集很多資料、計算掉落軌道等等理性、科學的推測之後,明確地將他的問題歸因於隕石撞擊,而且也推測他也許可以利用再一次撞擊來矯正偏離。

看心理醫生和這整個推論的過程,某些程度突顯將心理種種問題以科學方式去定義、研究伴隨產生的荒謬,這部分呼應孟燕所提出的傳統心理學等等問題。而從黑奧試著再次接受撞擊以回覆原狀失敗,對應到91公分1%這些判定,也可以看到對這些判定背後所預設的「標準」的嘲諷。

四、

最後黑奧不斷呼喚「我在這裡」,我覺得不是對別人呼喚,希望大家看見他,而是在對自己呼喚。推測、計算、矯正,黑奧失敗了,他所相信那個世界應該要有的樣子和所對應的法則隨之崩解了,完全覺得失去了自我。最後自殺之後,在窗框下有個用粉筆所畫出他身體的標記,代表他覺得始終應該要有個自己,那個自己就是站在窗戶前的。他執著於要有個這樣的自己,自然也就無法面對生活認知的改變。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