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蔣興儀

心理分析對於過去很重視,但是,究竟是哪一種過去?心理分析究竟要我們去回溯什麼樣的過去?想起來是為了要遺忘它、保留它、穿越它,還是接受它?

傳統上,以及教科書上,一直告訴我們「無意識記憶」這個概念。它指的是,在意識當中無法被記起的某個痛苦事件,被保留在無意識當中,並沒有被遺忘,時時刻刻以各種方式跑出來干擾我們。例如,徵狀、溜口、夢等等。

我們一直以為,要把那個想不起來的事件,努力地回想起來,並且進一步將它徹底遺忘。這對於臨床治療來說,變成是一個易說不易做的口號。因為,一但把痛苦的事件想起來之後,它會變成我們揮之不去的夢魘,會變成讓我們從中獲得絕爽jouissance的「幻象」fantasy。

幻象既令我們感到痛苦,卻又能夠為我們帶來痛苦中的快樂。所以我們會不斷地想要一而再三而三地去回味它,藉由它所帶來的絕爽,來確定自己的存在感。越是這樣,幻象越難以遺忘。

如此一來,「過去」便始終過不去,它會變成我們的「現在」。我們把「過去」帶回來了,但卻緊緊地在「現在」擁抱著它,不肯放手。過去的「事件」已然過去,不會再回來,我們所帶回來東西是我們腦海中不斷重複展演的「幻象」:一幅幅畫面、一個個細節、一場場戲劇。

因此,佛洛伊德後期把「無意識記憶」稱作為「無意識幻象」,這個動作是相當重要的。他的意思並不是說,那些過去的痛苦事件是假的、不存在的、非現實的。

而是說,真假是無法證實的,也不需要證實,因為我們現在已然在心理確信它的存在,並且將它建構它為我們的最真確的「心理現實」。

「無意識幻象」才是讓我們無法擺脫困擾的根源,把它想起來,為的是要更進一步地要它徹底遺忘,將它穿越過去。因為它防堵著、掩飾著、偽裝著我們最原初的「無意識分裂」,不讓我們真正地承擔那個比過去的痛苦事件還要更早的絕對過去。

也就是說,要想起來的不是時間上的某個過去事件,不是「無意識幻象」。而是要想起那個普遍的、絕對的過去,與母親的原初分離所帶來的「我的原初分裂」,那才是我的無意識。幻象乃是因為不想承擔它,而將它給掩飾了。

「過去」為什麼過不去?是因為我們停留於幻象,是因為我們不想更進一步穿越幻象,是因為我們害怕接受幻象背後的一無所有。讓我們感到焦慮的不是幻象,而是那個一無所有的虛無。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