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心理僵化與社會偏見

 

當法蘭克波斯基女士以社會和政治的觀點來描繪一種社會心理學時,她補充了另一種情況。

 

有些受試者不具有任何一種社會偏見,他們是「完美的自由主義者」,他們將所有的男性都納為兄弟,他們認為我們不能把所有邪惡的特徵都集中在黑人、猶太人或任何其他少數民族身上。然而,儘管如此,他們仍是僵化的,因為他們拒絕正視所有人之間所存在的差異性,即使是關於群體居住地的差異,或早年接受不同教育的差異等,這些最明顯的情境性差異也同樣予以否定。這種抽象或僵化的自由主義者主張:所有的人都是同一(identical)的。

 

當然,必須要強調的是,也有些自由主義者是真正講求自由的,他們確信人們之間會具有歷史情境的差異,與文化環境上的差異。這並不妨礙他們去平等對待每一個人。而且,人們間的基本同一性,並不會讓他們忽視文化發展上的差異。我們必須小心分辨,不見得所有的自由主義者都會是抽象的自由主義者或僵化的自由主義者。

 

另一方面,種族主義者(racist)的觀點直接與心理僵化相連結,因為他們所仰賴的迷思只能透過心理機制來加以解釋。不過,大部分的政治觀點並不像這些一樣,它們無法化約為心理上的特質,並非每一個政治問題都可以用心理學的分析來濃縮。

 

心理的僵化所顯示的,並不是指某人採取這種或那種國家歷史的觀點;而是指某人採取這類論題並企圖為其辯護的那個態度。同樣地,對法蘭克波斯基女士而言,一個所謂心理成熟的主體,其特徵並不在於他具有或不具有模糊性;而在於他處理模糊性的方式。如果他把它們藏起來,如果他逃離它們,如果他不面對它們,他就是具有心理的僵化。相反地,如果他正視它們,則他就是達到了成熟。每一個人在某一方面或另一方面都具有模糊性,但是,有些人總是拒絕去考量、去「內在化」(interiorize)他們的模糊性,這就是所謂的矛盾性。而比較成熟的其他人則會認可:每個人身上都具有種種不一致的特質。

 

為了要徹底地認識反猶太主義的本質或反黑人的偏見,必須要先成為心理學家,然而,只是成為一個心理學家是不夠的。若想要對於這種或那種政治教條有更多的認識,便需要哲學家更進一步採行哲學心理學的研究。心理學只描述結果;它並不告知我們造成這些結果的內在內容。它只能描述態度,而無法解釋此一態度的緣由,我們還需要秉持哲學精神往下探究。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