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ose

Zizek在《有人說過極權主義嗎?》中說道:「在我們這個放任的年代,當逾越(transgression)被主流體制給挪用甚至是鼓勵時,具支配性的優勢意見便會將自身呈現為某種顛覆的逾越——如果有人想要辨識出霸權知識份子的傾向,只需找到那宣稱自己史無前例地威脅了霸權權力結構的某個傾向就對了。」

這是一段非常繞口的命題,很不好解,但卻非常精妙,蘊含了許多子命題在其中,我認為是相當具有觀念性創意的一段話。

社會象徵秩序中有許多規範與規則,有些是顯而易見的顯性規則,有些則是不成文的隱性規則。

我們對於顯性規則時常想要去衝撞、改變、對抗,這是因為顯性規則很容易看的見。然而,我們也只能看見顯性規則,對於隱性規則卻是習而不察,於是便心甘情願地接受它的任意控制與擺佈。

我們為何對隱性規則會習而不察呢?並不是因為我們駑鈍或麻木,而是因為這些隱性規則在外表上經常表現為一種反叛的、激進的、前衛的、對抗霸權的樣貌。以至於我們就真的以為它夠激進了,真的就以為它已然是突破傳統的唯一真理了。殊不知,這些外表貌似反叛的思想行為,只是內容起了變化,但其實照樣是被支配性的老舊思維給滲透了,照樣是由老舊的思維邏輯來支撐著。

因此,遵循隱性規則的思想行為,常常成為時代潮流中所謂的「政治正確」,成為時代潮流中那個「披著真理外皮的流行」。

抱持「政治正確」思維的人,一開始的出發點並沒有錯,乃是從「對既有主流價值的不滿」著手,試圖將主流價值的意識形態給揭露出來,批判性它並反駁它。但是,出問題的地方在哪裡呢?就是這條批判的路並沒有走完,只走到了一半,我們不知道自己的「政治正確」只是在「內容」上相反、對立、顛倒於主流價值,而在「形式」和「邏輯」上,卻和主流價值一模一樣。

我們自以為身具批判意義的觀念,其實,只是在主流價值之前添加了一個負號而已。我們毫不知道自己正逐漸陷入的「負號主流價值」,其實,原本就是屬於霸權思維的一部分。一個能佔據全面掌控地位的霸權意識形態,決沒有那麼素樸與單純,它必然同時包含了對立面的兩邊,它必定能夠巧妙地拉攏反對性言論,甚至暗中支持反對性言論。

此外,我們不知道我們的反叛也早已形成另一種主流價值(我們不知道的可真多啊),它已經跟舊勢力一樣,開始具有渲染與流行的支配性力量,讓其他人不必思考,便自願臣服於它。因為反叛或前衛儼然已變成一種流行。但相當有趣與弔詭的是,一旦有人反對這種貌似反叛的、政治正確的言論,他很容易就被歸類為與霸權同流合污,被貼上一個「順民」的標籤(到底誰才是順民啊?)。

我們不知道,這種正負號的二元對立思維模式,只是把我們從「制度的模範生」變成「叛逆的模範生」而已,我們一樣都是「模範生」,依然沒有解開思維的枷鎖與窠臼(有沒有變更糟?很難說喔。)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