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跳水恐懼經驗,我做了分析,但忘記PO出來,補上。

害怕跳水,這整個經驗是對於自身的一種自我覺察。但所覺察的不同方向,將關聯於是否會發生「自我改變」。

如果重點是放在「跳水」,則所強調的乃是「我與外在事物的關係」。意思是說,我想要透過對外在事物的征服,來解除自己的害怕。在整個經驗中,全部的視野焦點會集中在「我之外」的對象上頭。這個例子中的外在事物便是跳水的高度,它是要被克服的對象。它在我的前面、在我之外。

如果點是放在「害怕」,則所強調的是「我與自己的關係」。我想要征服的不是高度而已,更是我自己的害怕。也就是說,一個「想挑戰的我」要去征服另一個「在害怕的我」。在這樣的自我關係當中,要被克服的對象不是別的甚麼東西,就是我自己。它在我之中、在我裡面。

若要談「自我改變」的話,只有把重點放在「跳水」是不行的,因為那只針對單一外在事物,只有一次性的有效,每一個對象都是孤立的,對象的改變無法深入到內在自我的改變。這次是跳水,下次就是高空彈跳,再下次可能就是太空飛躍等等。那樣的話,只是尋求刺激,只是不斷想要掌控眼前所有的對象。這與「自我改變」沒啥關係。

那麼,是不是從外在關係,變成內在關係,自我改變就會發生?

但是,心理分析所說的「自我改變」(主體的分裂)也還不是征服內在自我。因為那和前面的邏輯是一樣的,只是獲得一個更強的自我罷了。

自我改變自我增強,而是相反。自我改變發生在自我的邊際,這時,自我走到了自身的邊界處,他不能掌握自身、全然無助、焦慮無比、恐懼萬分。一旦他有機會在這個瞬間把自我放掉、讓自身敞開,則他會有一個相當深刻的體驗。

因此,在跳水恐懼經驗中,那個模糊性、那個一片空白的瞬間,是相當重要的體驗。然而,但我們通常只記得「自我又回來了」這後面的那一刻,因為那一刻才讓我們安心,保證我的自我沒有失去。這時,跳水恐懼就只是一次的「經驗」,並沒有達到「體驗」。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