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喜歡質問情人傻問題之外,我們還喜歡想著關於情人的傻念頭。最常見的傻念頭是:「如果我失去他了怎麼辦?」或是「如果他不愛我了怎麼辦?」同樣的,我問某位學生,為何我們會去想這樣的傻念頭?

 

她的回答是這樣的:「當我愛上他的時候,我早就失去了自我。但是我不想失去我的自我,所以我掙扎著要維護自我。這時,我就開始做許多事,防止失去自我。結果變成兩人關係當中的權力爭奪,開始出現控制的情況,變成這愛會傷人了。

 

這個回答,在意思上沒有錯,但是太跳躍。並沒有說清楚怎樣會產生權力爭奪。我光光是在腦袋瓜裡想著,怎麼就會傷人了呢?

 

當我開放向愛情時,我已經因為準備接受虛無而身處於焦慮之中,但是,我真的準備好了嗎?我真的能夠為了他而失去我原先的自我,讓我徹底改變嗎?

 

只要我執意去想著:「如果我失去他了怎麼辦?」那麼,我還沒有準備好,我只是碰觸到愛情的邊緣,我就開始想要退縮。

 

我的焦慮讓我承受不住,因此,我用恐懼來掩飾它。恐懼的具體內容就是:他可能會不愛我、他很快就不愛我了、他會喜歡上別人、他一定會背叛……。我幻想著他即將離開(或是有一天終究會離開),而我湧上各種害怕、傷心、自責、自憐的情緒。

 

一旦我讓我的這種情緒影響我們之間的相處,我讓這個念頭變成質問情人的問句,愛情才會開始演變成相互的傷害。

 

此時,愛的感覺已然離我遠去,只剩下我自己經營出來的恐懼。經常聽人說,愛情並不會為我們帶來快樂,總是伴隨著痛苦。這句話對一半,錯一半。愛情的確不是快樂原則(pleasure principle)的那種快樂,但也不是受虐之痛苦的極爽(jouissance)。愛情所伴隨的是虛無的焦慮,最終,會為我帶來自由的敞開。但前提是,我要能夠承擔敞開之前的焦慮感,否則,走不到這最後一步滴。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