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蔣興儀

我的學生做專題報告,討論刺青。她的訪談逐字稿中有一個段落提到,受訪者因為父親的過世,而去刺青,刻下某個圖案來紀念父親。學生問對方:「這是為了讓自己時時記住逝去的親人嗎?」受訪者說:「不是,刺青不是為了對父親念念不忘,反而是為了讓自己擺脫過去,向前走。」

這段訪談很有意思,我們總以為,刻下某個痕跡是為了保留住過去,讓過去一直出現在當下。但是從受訪者的的口中,我們發現,他的刺青不是為了要留住,而是為了要徹底遺忘。這要如何解釋呢?

親人逝去,留也留不住,他曾經在我的生命中佔據某個位置,現在卻不在了。我的生命於是起了變化,不再是那般地完整與確定,似乎少了些什麼,出現了缺口,呈現為有裂痕的生命。簡言之,他走了,只留下一道傷痕在我的內心中,讓我惆悵、悲傷、痛心…。

然而,在刺青的那個時刻,刀子劃過我的皮膚,刺刺的疼痛,來自於那些線條的一筆一劃。現在,傷痕已經從我的內心當中,被表層化為身體上的痕跡,它再一次重複了。但是這個重複並不簡單,它不是將內心的傷痕給縫合起來。相反地,是將原本的痕跡再度用力刻劃一次,完全切斷我想要保留或想要縫合的念頭,把悲傷轉化為釋懷,把念念不忘轉化為徹底遺忘。

我最初的悲慟,是在緬懷逝去的親人嗎?是也不是,其實我是藉由緬懷親人,而來緬懷自己。親人的死亡,提醒了我,我其實也應該是死的,我對於親人念念不忘,其實是不想要承擔自己的死亡。刺青的這個動作,讓我能夠接受我的死亡,既然我都死了,何來緬懷與悼念呢?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