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斯有兩種

愛情也有兩種

 

一種叫做「鏡像之愛」

我把她當成我的鏡中的ideal ego理想自我

我時時關注她、照顧她、塑造她

我就可以因為忙著愛她

而不必改變我自己

因為愛她,就等於一直在穩固我的理想自我

 

因此

鏡像之愛就是

「我用限制對象的方式來避免我自己改變」

我把她設置為我的副本copy或分身double

用來支撐著我自己的穩定性

愛成為自我保護的武裝

 

在這種愛底下

陪伴關係

只是兩個自同者the same相加

只是相互的主從性限制

用依附來彼此牽絆

用情感來相互束縛

需要拿很多很多的承諾、計畫、藍圖來填塞彼此

 

為了穩定地讓兩人都不要改變

必須費盡心力去做這件事

 

       


另一種叫做「遭逢之愛」

愛情發生,就是事件event發生

事件當中,出現的是不預期的遭逢與碰撞

它是一次革命

但不是一個社會的革命

而是兩個人的革命

 

革命,表示它挑戰到我的界限

帶來我的劇烈變動

劇烈到讓我的自我落入深淵abyss

深到不可再深、痛苦到不能再痛苦

此時

深淵就進入到自我當中

自我會粉碎

於是

主體才會出現

 

這個時候

是什麼支撐著我?

Nothing

它不是沒有

而是一切,是虛無

 

虛無是我成為主體的契機

唯有我變得和自己不一樣

愛才有機會從鏡像之愛脫離出來

並且,不會淪為只是一種日常的吵架或一翻兩瞪眼的分手

反而

有機會變成遭逢之愛

 

這時

「陪伴關係」才會出現新的意涵

是一個它者,和另一個它者

不斷地在遭逢中產生變形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