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zekLiving in the End of Times中說道:

現代哲學的開端是笛卡兒式的我思Cogito(笛卡兒式的主體性)。到了今日,我們該在哪一個立足點上去思考它?我們真的已經進入到『後-笛卡兒』的年代了嗎?還是說,這些年來的歷史沈澱,使我們可以分辨或重新思考『我思』的完全意涵?

 

我從這段話中,分析幾件事:

1.自現代時期以來,笛卡兒式的主體性,透過歷史的驗證,似乎已經出現了諸多問題,不論是在哲學觀念上或政治實踐上。故許多學者主張,我們已經進入到「後-笛卡兒」的年代。

2.「後-笛卡兒」的意思是說,我們已經不再需要「主體」了嗎?這個概念該被拋棄了嗎?還是說,「主體」需要被重新思考,它不再是意識主體、實體性主體、同一性主體、自我支撐的主體等。

3.如果是後者,則「主體」不是要被拋棄,而是要被重新發問與重新定義。

4.那樣,我們就需要知道,這麼些年來,「主體」出了什麼問題?我們在怎樣的立足點上走出笛卡兒,再重新回到笛卡兒。

5.當然,心理分析的立場,是用佛洛伊德來向笛卡兒發問,用無意識主體來向意識主題發問。

6.不過,更困難的是,這也必須要重新理解「無意識主體」。它不會是驅力之盲目衝動的狀態,也絕不會是非理性的狀態,而是拉岡的$。

7.因此,正確地說,心理分析的立場,是用佛洛伊德之中的拉岡來向笛卡兒發問。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