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興衰史(2):自囚於自我

自我2.jpg

二、自囚於自我

 

然而,好景不常,自我獲得解放之後,還來不及歡慶太久,情勢就已經改變了。自我擺脫外在規範的枷鎖後,卻陷入了另一個枷鎖之中。「自我」和「規範」的關係不再是外在與敵對的,而是變成一種內在關係與加成關係。自我本身變成了規範的來源。

自從我們變成解放的個體,獲得了自主和自治的地位之後,規範就不再處於自我之外,而是向內轉變為我們的內部原則:自我本身就等於規範。

外在規範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要能自律或自我立法,為自身建立內在規範。外在評量倒是其次,重要的是我們要能自我管理,為自身訂定各種績效考核的標準。外在監控份量不夠,重要的是我們要能自我審查,提前進行自我批判和改進。原本由傳統、社會、上司、父母、師長等所擔任的工作,現在通通都由自我一手包辦。

佛洛伊德很早就提出「超我」一詞,在他那個年代,超我是自我的上級單位,自我只是協調與聽命的角色。但是,自從上述的「自我被誕生」之後,自我便開始身兼二職:它既是發佈命令的上司,也同時服從命令的屬下。這中間的轉變是基於大環境改變了,在自由主義的資本主義背景下,不斷強調「進步、競爭、充電」等指令,需要自我時時刻刻戒備,加強戰備與戰鬥力。

我們把自己關入自我的牢籠中,我們同時又是那個訓練的馴獸師,鞭策著我們自己:「你要變強、你不能懈怠、你要成就你自己」。可以想像一個悖謬的畫面:關在牢籠中的我們,伸出一隻手到牢籠之外,握著一根鞭子,鞭打著牢籠中的自己。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