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迪歐致年輕人:〈今天,做年輕人:意義與無意義〉

 

巴迪歐(Alain Badiou)(或譯包迪烏)和紀傑克(Slavoj Žižek)一樣,都列屬於當代激進左派,支持馬克思的共產主義理想。他在《何為真正的生活》(The True Life)一書中的第一章〈今天,做年輕人:意義與無意義〉,可以看作是一封寫給年輕人的信。他想要告訴年輕人,他們處在今日的世界上,所面臨的問題是什麼?有怎樣的危機?為何需要去改變世界、以及怎麼做?這篇文章相當淺顯易讀,也很誠摯且感人,我很喜歡。最難的一小段,就是底下的第二點,我特地解釋了一下。

第一,提醒年輕人向內,看到兩個內在敵人:燃燒生命、構築人生。前者是虛無主義的及時行樂,後者是保守主義的追求成功。這兩個內在敵人,是因為迷失在缺乏禁忌的自由之中,即追求消費的自由。這樣的自由是資本主義拋棄傳統之後,由虛假的市場中立性所帶來的迷惑。

第二,提醒年輕人向外,看到今日世界的危機,不要被虛假的矛盾、錯誤的二選一給誤導了。

虛假的矛盾、錯誤的二選一是「自由主義全球化 vs. 部落主義或本土主義(退回到傳統)。」這兩個是一樣的,都信奉資本主義,都無法帶來平等。差別只在於社會組織的範圍和能力。(例如,脫歐派只在乎脫離歐盟,並沒有平等主張。川普只在乎全世界中美國最強,不在乎美國之內的平等)

真實的矛盾、正確的二選一是「自由主義的不平等 vs. 共產主義的平等主義」。兩者都拋棄傳統等級制,差別在於平等與否。由於過去實際上施行的共產主義受挫了(變成獨裁集權),所以這個平等的理想就因為誤解而被忘記了。

第三,堅持共產主義的理想,懷抱對平等主義的信仰,對抗兩個敵人:現存的資本主義的虛假自由、懷舊的部落主義(右翼法西斯)。鼓勵年輕人要開始思考:何謂真正的生活。並且發現自己潛在的能力,超越現有的一切。

 

----------------------------------------------

書摘

 

P.9,蘇格拉底被法官控訴「敗壞」年輕人,而被判處死刑。什麼是「敗壞」?「如果存在著敗壞年輕人的行為,不是出於金錢、快感、權力的目的,那就是為了讓年輕人明白有著比所有事物更好的東西:真正的生活。」

 

P.10,詩人蘭波說:「真正的生活尚未到來」。「儘管現在並不是真正的生活,但真正的生活絕不會永不到來。」

 

P.10,「蘇格拉底說,為了獲得真正的生活,我們必須與各種偏見、既定觀念、盲從、隨性的習慣、不受約束的競爭等,進行鬥爭。」

 

P.10,「敗壞年輕人意味著一件事:確保年輕人不會按照已被繪製出來的途徑前進,他們不僅可以遵從社會習俗,也可以創造新事物,提出走向真正生活的完全不同方向。(我補充:但目前,「創新」一詞已被刻板的「一味反抗」 和資本主義「新獲利」所佔領)

 

P.10,「蘇格拉底相信,年輕人有兩個內在敵人。這兩個敵人使他們遠離了真正的生活,讓他們認識不到自己創造真正生活的潛力。」

 

P.10,「第一個敵人,是所謂的當下生活的激情,追求娛樂、快感、一響之歡、歌曲、瞬間的放縱等。」蘇格拉底不否定這些,但在這種生活,會看不到未來,變成虛無主義,缺乏有意義的生活。只想要擁有足夠好的瞬間。

 

P.11,「這種生活意象是死亡的意象。」生活本身支離破碎,沒有穩固的意義,死亡掌控著生活。像是死亡驅力寓居生命驅力之中。「哲學的目的不是否定內在死亡經歷,而是去超越它。」(我補充:這裡的死亡不是我常說的$,好的死亡。而是糟糕的「死亡驅力」,讓生命趨向重複強制性。)

 

P.12,「年輕人的第二個內在敵人似乎恰恰相反:追求成功的激情,讓自己變富有,獲得權力,飛黃騰達的觀念。」要在既定社會秩序中獲得一個好位置,更好地順從於既定秩序。「這並不是快感的瞬間滿足的機制,而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高度有效的計畫。」

 

P.13,人生的這兩個方向,有時重疊,有時矛盾。「要嘛用激情燃燒你的生命,要嘛用激情構築你的人生。」

 

P.13,燃燒生命意味著:1.對及時行樂的虛無主義式崇拜。2.純粹造反、反叛,對酷炫生活的崇拜。這裡沒有建構,沒有未來。

 

P.13,構築人生意味著:「投身於實現未來,獲取成功、賺取金錢、贏得社會地位,佔據一個高薪位置,有一個安詳的家庭生活,可以常去度假。這一切導致了人們對現存權力結構的保守主義式崇拜。」

 

P.18,我要求年輕人問自己:「今天我們可以用什麼樣的天平來衡量青春?」

 

P.19,有幾個積極特徵可以概括今日年輕人:看似有更多的自由。像是,不再有嚴格的成年儀式。

 

P.23,過去,是對老年人智慧的精神崇拜,年輕意味著不夠成熟。現在,已經被顛倒為對永保青春的唯物主義式崇拜。今日,青年崇拜,年輕就是擁有自由。是嗎?沒有那麼簡單。

 

P.23,第一,「成年禮是一把雙刃劍」。沒有成年禮,意味著二者沒有鴻溝,只是平緩的連續性。1.成人的幼稚化:成人更有能力購買大玩具(生活等於購買的可能性)。2.青年的遊蕩不定,迷失方向。

 

P.24,第二,老人不再有價值,但人們害怕年輕人,怕他們迷失方向。不確定年輕人是什麼,非他者的他者。「這個社會既讓年輕人光彩奪目,也對他們驚恐萬分」。因為社會無法提供穩定的工作和住房,使他們成為一個迷失而危險的群體。。

 

P.26,第三,階層和教育鴻溝更小嗎?其實差異和鴻溝更大。權威的傳統世界,沒有了。但問題並未解決。年輕人引發恐懼、老年人毫無價值。

 

P.27,所以,我要提出一個戰鬥性概念:「讓年輕人和老年人聯合起來,發動大型示威」。

 

P.28,你們生活在一個危機時代,傳統被摧毀,走向自由。「但那種自由首先是是某種缺乏禁忌的自由。這是一種消極的、消費主義的自由,它註定要在各種商品、各種時尚、各種意見之間不斷變換。它並沒有為真正生活設定一個新的方向」。

 

P.29,「社會用虛假的競爭生活,和物質性的勝利,來反抗青年的自由」。什麼才是創造性和積極的自由?是即將到來的世界的任務。

 

P.35,現代性是對傳統的拋棄,以及資本主義的迅速擴張。整個世界的象徵化,建立在某種秩序結構的基礎上。它決定了人的地位,以及地位之間的關係。資本主義實現了社會地位的分配,政治地位可還原為資本與勞動的對立、利潤和工資的對立。一切都是利己主義的算計,這是象徵化的歷史性危機,今天的年輕人在這場危機中迷失了方向。

 

P.36,「當我們面對這場危機(打著中性自由主義的幌子,將金錢作為唯一的普遍性參照)時,我們有兩個選擇,在我看來,這兩個都是反動的,不足以解決人們尤其是年輕人所面對的真實主觀的問題。」

 

P.36,「第一個[反動的]選擇是,不停地捍衛資本主義及其空洞的『自由』,自由早就被唯一市場導向的貧瘠中立性踐踏了。我們將這個選擇稱為『對西方的渴望』,他們斷言,我們的社會有且可能只有一種自由『民主』的模式。」

 

P.37,「第二個選擇也是反動的,他們渴望回到傳統社會的象徵化,即回到等級制。」例如,宗教敘事(伊斯蘭主義、新教徒、猶太教傳統等)、種族主義(土生土長的法國人萬歲、大俄羅斯東正覺萬歲)、或者,原子論的個人主義(我自己萬歲,其他人滾蛋!)。

 

P.37,「這兩個選擇都有極端危險的結果,都是錯誤的矛盾,它們之間逐漸會爆發血腥的衝突,將人類推向無窮無盡的戰爭循環之中。這就是錯誤的矛盾,它阻礙了真正的矛盾的出場。」

 

P.37,真正的矛盾,應該成為我們行動的指引,它將兩種(非得拋棄傳統等級制的)選擇對立起來:西方資本主義(產生巨大不平等)、共產主義(平等主義)。

 

P.38,在共產主義受挫之後,矛盾變成虛假與錯誤的:西方貧瘠的中立性(用貨幣的中立性掩蓋社會等級)、法西斯式的反動(主張回到舊的傳統等級秩序)。

 

P.39,真正可以拯救人們的普遍信仰被阻礙了。這個信仰,通常稱為「共產主義觀念」,堅持要拋棄既定傳統,然後必須創造一個平等主義的象徵秩序,消除不平等、承認差異,使隔離形式的國家實體消亡。

 

P.39,回到年輕人,他們和老年人一樣,被虛假的矛盾統治所感染。年輕人沈浸在「真正拋棄傳統」和「虛假矛盾的幻象」的雙重效果中。要重新站在新世界的邊緣,即平等主義的象徵秩序上。

 

P.40,所以,你們需要投身於一個新的任務:「創造一個全新的象徵秩序,對立於資產階級的冰冷算計的破壞性象徵,對立於反動的法西斯主義。」

 

P.41,除了構築人生外,有一種你不瞭解的能力,當你遇到你無法預見的事物時,例如,墜入愛河、參加一場運動、看一本書或聽一首曲子、新的學科問題,你會意識到你有能力做一件你並不知道你會做的事情,發現到你有一種迄今未知的能力。

 

P.42,你有安頓的能力,也有流浪的能力。這裡流浪不再是虛無主義,而是受到指引的流浪,幫我們找到真正的生活,一個新的象徵。

 

P.42,在「燃燒生命」和「構築人生」的對立之間,你可以去建立聯繫。但也可以離開,發揮「啟程」的力量,超越你現在所能做的安頓。你有能力放棄你已經建造起來的東西,去尋找真正的生活:超越市場的中立性、超越傳統的等級制。

 

P.42,啟程、離鄉背井、自我的連根拔起等,這些都是年輕人的隱喻:為了達到一個難以企及的目的,來來回回地啟程、流浪。

 

P.44,今天,因為已經擁有自由,並擁有機會,年輕人不再受到傳統束縛。但是擁有新的遊蕩機會,他們應當用自由來做什麼?回到自己的能力,為新的平等主義象徵秩序做好準備。

 

P.46,安定下來、有份工作,不是最優先的選擇。最優先的選項是一種真正的思考:離鄉背井的思考,在世界不斷變化的海洋中的真正思考,一種精確而游牧的思考、在航海中的思考。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