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識形態、犬儒主義、狗儒主義

 

這篇要介紹Zizek如何對比於傳統的意識形態,來談今日的犬儒理性意識形態。先澄清兩個概念:現代的犬儒主義Cynicism是壞的,它與權力共謀;古代的狗儒主義Kynicism,是好的,它顛覆與反抗權力。

意識形態.png

 

一、傳統的(古典的)意識形態(馬克思):症狀模式

 

1.虛假意識false consciousness有三種,有三種意識的虛假性

(1)關聯於意志will,如說謊。(2)關聯於錯誤error,單純的感官錯誤。(3)關聯於錯誤error,恆常的、堅持的、系統性的錯誤。(重點是(3),它就是意識型態。)

 

2.意識形態ideology

定義:現實社會以一種扭曲的方式呈現給我們。我們對於現實社會抱持著虛假意識。現實被神話化了。現實覆蓋著一層虛假的面具,我們只認識到虛假面具。

「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們雖然一無所知,但仍勤勉為之。」他們未被啟蒙,被矇在鼓裡(被意識形態所欺騙)。

 

3.意識形態批判、症狀式閱讀

意識形態是要被批判的,要揭穿它的虛假面具unmasking。要解讀出社會症狀的所在,才能治癒它。

「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要針對那個「不知道」,那就是虛假意識、素樸意識,要揭露它,要給予理性、進行啟蒙。

例如:批判人權的意識形態。我們以為「人權」是普遍的,但是後來發現「人權」底下其實隱藏著某些特定人士的特殊利益。「人權」其實是屬於「白人、男人、富人」的,它一點都不普遍,排除了許多其它人。「普遍的宣稱,底下隱藏著特殊利益」是我們要去揭露的。揭露這件事,就是進行意識形態批判。

 

二、今日的意識形態(ZizekSloterdijk):拜物模式

 

1.重新定義「意識形態」

傳統的「意識形態」,在今日已經不適用,它無法處理今日的問題。今日的意識形態是犬儒理性的,也可稱它是「後意識形態的犬儒主義」(post-ideological cynicism)

犬儒主義Cynicism:「已經被啟蒙的一種虛假意識」。「他們知道,但他們仍然這麼做」。

他們不是「未被啟蒙的」,而是「已被啟蒙的」,所以稱為犬儒「理性」,他們是有知識、有理性的。假面具已經被揭露了,虛假意識已經被啟蒙了,但他們仍然要做不道德的事。

例如,我知道我講「人權」其實是服務於特定階級的利益,但仍然我捍衛我的特殊利益(特權),我厚顏無恥地承認自己是真小人,並保留「人權」這個面具。

 

2.犬儒主義Cynicism的特徵

之前,意識形態批判(或症狀閱讀)可以逃離、對抗意識形態,但意識形態批判對於犬儒主義Cynicism是無效的。犬儒主義Cynicism否定了意識形態批判,因為沒有什麼隱藏的虛假意識,一切都攤在陽光下,都被知道了。

統治階級需要犬儒主義Cynicism來鞏固它的權力。統治階級利用現代的犬儒主義Cynicism來摧毀古代的狗儒主義Kynicism

犬儒主義Cynicism不只是不道德,而是「用道德來服務於不道德」,用面具來做不道德的使用。

犬儒主義Cynicism的危險之處,不只是服務於權力、或符合個人的利益(不只是沾沾自喜於維護白人、男人、富人的人權),最危險的地方是:這會朝向法西斯主義、極權主義(甚至把有色人種、女人、窮人都踩在腳下,要消滅他們)。

舉例,當權者的犬儒主義。它不再需要一個意識形態來合法化它的統治,它可以直接闡明它的目的:一切都是為了利益。

舉例,一般大眾的犬儒主義。不僅政府當權者會逮捕異議人士,甚至就連民眾當中,也有人向異議人士潑污水,這豈不是令人難以理解?某位異議人士解釋了這個現象:人群中有一種難以相信的犬儒主義。誠實的人(異議人士)會讓那些沉默的人產生罪疚感,因為沉默者不敢大膽說話。他們無法了解,別人怎麼會有勇氣去做那些自己不敢做的事,因而他們感到需要去攻擊別人,來安撫、安慰自己的良心。正是人群中的這種犬儒主義,為當權者幫了大忙。(取自胡平:犬儒病)

 

3.拜物的拒認(fetishistic disavowal)

針對犬儒主義Cynicism,意識形態批判、症狀式閱讀無效了,如何解讀犬儒主義的問題所在?心理分析仍然有用嗎?有的,用「拜物的拒認」(fetishistic disavowal)來指出其問題所在。犬儒者真的啟蒙了嗎?一半一半。

「拒認」:我在理性上「知道它」,但在行為上、情感上卻「拒絕承認它」。例如,我「知道」妻子死去了,但是我心底拒絕承認這件事,因此我每天都安排妻子的三餐碗筷,彷彿她還活著一般。

「拜物」:我用一個象徵物品,來代表此一知識,讓它和我保持某個距離,我就不必用我的主體位置去承擔這個知識。例如,同上,我將對妻子的愛轉移到妻子的小狗身上,對小狗的愛就是拜物,它讓我可以避免承受妻子死去的創傷衝擊。(一旦小狗也死了,我就會完全崩潰)

拜物的拒認,讓我可以迴避現實的嚴峻和難堪,安撫了我的「知道」。這並不是完全的啟蒙,我並未真正接受我所知道的東西。

用拜物式拒認來解讀此命題:「我們都知道這是虛假的,但依然這麼做。」有兩個重點。(1)我們只是意識上「知道」它,並沒有真正地在主體位置上「接受」它。(2)我們的「做」,回過頭來否定了我們的「知道」,並且推動了我們去「相信」那個虛假性。

例如,「我們都知道商品的價格不等同於價值,但依然去買一件貴鬆鬆的NikeT恤。」我們在「做」當中(買T恤),已經讓自己去相信它了,我否定了我的「知道」,甚至,我「相信」Nikelogo值得這個價錢。

 

4.狗儒主義Kynicism

「我知道它,但是拒絕接受它(用拜物的方式)」,我並沒有承擔它。若能真正承擔它,就會改變我的主體狀態,也會開始想要改變現實,像古代Kynicism狗儒主義那樣,去嘲諷、對抗、顛覆權力。

例如,同上,人權的例子,犬儒主義Cynicism:「我知道人權其實是服務某些人的特殊利益,那又如何?」狗儒主義Kynicism:「我知道人權服務某些人的特殊利益,讓我們來顛覆這個支撐特殊利益的結構。」

資本主義的例子,犬儒主義Cynicism:「我知道我的自由是個假象,是被資本、消費、慾望所控制的,但我樂於享受它。」狗儒主義Kynicism:「我知道我的自由是個假象,是被資本、消費、慾望所控制的,不只是如此,它還生產出各種難民和貧窮,我們要顛覆資本主義。」

注意,犬儒主義Cynicism也會對權力嘲諷,但是這樣的嘲諷反而會和權力掛勾,並且支撐了權力。所以不要只是用某個動作(如嘲諷)來判斷是犬儒還是狗儒,要從它的實際行動act的內容和力量來判斷。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