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倒掉的是洗澡水,還是嬰兒?

 

「當我們倒掉骯髒的洗澡水時,千萬不要把嬰兒給一起倒掉了,要留下嬰兒。」這段話被哈伯馬斯(J. Habermas)用來當作比喻,陳述他對於現代性或啟蒙理性的看法。自此之後,這個比喻就經常被拿來使用在各種地方。

紀傑克(S. Zizek)也用了這個比喻,不過,他的用法卻顛覆了它的常識性意涵,引發了不同的思考。他說:「要倒掉的是嬰兒」。

 

1.哈伯馬斯:倒掉洗澡水,留下嬰兒

 

先來看哈伯馬斯的說法。他延續批判理論學者(阿多諾、霍克海默等人)對於現代性的批判,認為啟蒙的結論倒轉了它的前提,使得現代性發展為狹隘的工具理性。現代性的確出了問題,但這不代表我們要全盤否定它,尤其不能轉而去支持荒謬與怪異的後現代性言論,那種非中心、邊緣化、無主體等諸如此類消解現代性的論述(Habermas對於後現代論述是充滿敵意的)。

因此,對哈伯馬斯而言,現代性的路雖然走錯了(以至於產生如帝國主義、甚至是極權主義這種歷史災難),但它原初的啟蒙精神依舊是好的,是我們要去擁護的。啟蒙並未被完成,我們必須回到它的開端,重新再來一遍。嬰兒就是啟蒙的本真精神,洗澡水就是走錯路的現代工具理性的發展。我們要拋棄的是墮落的工具理性,而不是啟蒙的本質(主體性、同一性、大敘事等)。不能把嬰兒和洗澡水一起倒掉,後現代論述反啟蒙、反主體、反大敘事,就是連嬰兒都給丟了。

簡言之,哈伯馬斯認為,徹底放棄啟蒙的理念,就如同把嬰兒連同洗澡水一起倒掉,這萬萬不可。現代性走了歧路,只要回歸其精神與初衷,重頭來過即可。亦即,重建理性,再次啟動尚未被完成的啟蒙運動或現代性工程。

 

2.紀傑克:倒掉嬰兒,面對髒水

 

紀傑克在使用這個比喻時,有完全不同的思維邏輯。他用這比喻來討論有精神疾病症狀的病人。他說:

 

我們要反對心理分析治療的霸權,它的目的是保留嬰兒(健康的大寫自我核心)使之安全。然而,要做到的反而是,丟掉嬰兒(懸置病人的大寫自我),為的是要讓病人能去面對他的『洗澡水』,那個構成他極爽(jouissance)的症狀和幻象(fantasy)之結構。

 

老舊的常識性(尤其是自我心理學派)說法是,病人要拋棄症狀(髒水),保留他的自我(嬰兒):重新回到自我、重建自我,把壞掉的部份修好,把不完整的部份補充回來。這裡的嬰兒,象徵著病人那個「尚未被污染的童年」,或「尚未被扭曲的自我」(這個象徵是剛好湊巧嗎?還是說,原本的比喻其實正是來自於對「童年」的刻板印象)。

紀傑克的說法,和這個常識性說法完全相反,這個常識性的說法本末倒置了。他主張,要丟掉的是病人的大寫自我(Ego),這樣才能有機會讓病人改善病人的症狀。症狀,最關鍵的就是它包含各種幻象(fantasy),病人在上面投射了他那扭曲的、暴力的想像。然而,病人之所以緊緊依附於幻象,無法放棄它,是因為它提供給病人源源不絕的極爽(jouissance)。極爽帶給病人高亢的感受,讓他維繫住自身強烈的存在感。這是一組「那邊和這邊」的結構:那邊的幻象投射,觀看暴力的景象,這邊帶給他強烈激情的滿足。

為何需要這種強烈激情的滿足?因為要支撐住他的自我,讓自我時時刻刻處於一種滿全、飽足、亢奮的狀態(我爽,故我在)。為何要支撐住自我?因為自我已然破碎、匱乏、分裂,這是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狀態。簡言之,病人為了掩飾他的「存在之匱乏」(lack of being),不願意接受自身已然是敞開的(opening),不肯承擔創傷所帶來的自由的深淵(abyss of freedom),他就只好竭盡全力,用幻象和極爽去維繫那個虛幻的自我。

因此,問題的根源在於「嬰兒」:大寫的自我。要穿越幻象,其實是要拋棄自我,讓主體徹底承擔(assume)那個罷掉他的橫槓(bar),則幻象自然就消失了。沒有自我,就不會有幻象。雖然接受並承擔自身的「存在之匱乏」,並不是輕鬆的,但卻是一件再好不過的好事。

 

3.運用比喻,是對於理論思維的考驗

 

嬰兒和洗澡水像是一個「問題診斷」的比喻,提醒我們,如何掌握到問題的重要關鍵,不要混淆了問題的不同層次與焦點。「嬰兒」通常代表:核心,精神、觀念、開端等。「髒水」則代表:應用延伸、方法策略、現實現狀、結果等。然而,比喻該如何運用,卻是一種對於理論思維的嚴格考驗。

哈瑪馬斯的想法是:核心不會錯,錯的是現實中延伸的發展與應用。但紀傑克則認為這樣的思維邏輯有問題,很可能,打從一開始的觀念就錯掉了,被假定作為奠基的那個觀念核心,才是該被取消的。

紀傑克還舉過其他的例子。一般人以為要解除狂熱盲目的民族主義激情(洗澡水),該保留的是健康的民族同一性(嬰兒)。錯了,要倒掉是民族同一性的嬰兒,正是因為它才建構出狂熱激情的民族主義幻象。我另外再舉一個例子,當一般人批評西方帝國主義假人文主義之名,而對各國進行殖民的掌控,此時,要倒掉的是帝國主義的洗澡水,而要保留人文主義的嬰兒。錯了,要倒掉的正是人文主義的嬰兒,正是因為它才產生了中心性、整體性、同一性這樣的霸權迷思。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