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如何突破

 

如果沒有一開始的二元對立,我們可能會無法思考。所以,二分法確實是需要的,但它只是第一步,是觀念開始運作的起點。不能一直停留在起點,接下來要繼續突破它,思維才會跑動起來、運轉開來。

我區分「一般的解套」和「心理分析的突破」兩大類。前者其實很常見,其解套也很有限,對我而言,並不算真正的突破。當然大家都知道,我是力挺後者的。

 

(一)一般的解套

 

1.整合法:也就是大家熟悉的陰陽調和太極法,設法把「二」變成「一」,讓兩者結合起來,截長補短地互補起來,構成一個整體圖像。例如,容格(C. Jung)認為每一個人都是雌雄同體的,每個男人內在都有陰性的那一面,同樣的,每個女人內在也都有陽性的那一面;他呼籲大家發掘自己的對立性別那一面,成為一個「整體」。

2.排列組合加乘法:這種方法與上述剛好相反,它不是要尋求統合、統整、統一,而是要尋求「多」。把對立的兩極,進行各種排列組合的加成,試圖找出所有的可能性。例如,過往的「兩性」現在稱為「性屬」,包含了更多種的性別選擇:變性、跨性、異性裝扮、第三性、男女同性戀、雙性戀、雌雄同體等等。簡單來說,就是:自身性認同+性對象選擇,產生了各種排列組合。

3.光譜法:這是上面兩種「一」與「多」爭論之後,妥協的產物,其實就是把上面兩種的邏輯合在一起。「一」是這整條光譜圖,「二」是兩個端點,「多」則是中間那一大段。對立的兩極只是程度相差最遠的兩端,中間則是摻雜著不同比例,從中可以找到調和的中庸之道(而這個中庸之道或許就是光譜圖的支點,代表「一」的中心點)。例如,權威式父母vs.放任式父母,形成光譜之後有一塊中間區域就是折衷的民主式父母

4.焦點背景法:這也是第一種整合法的變形。就是讓兩個元素相互映襯,一個擺在焦點的位置作為主導,另一個則放到模糊的背景來陪襯。適當的時候,再相互調換。例如。大論述思想家vs.小故事藝術家,形成焦點背景關係之後,就變成以個人小故事出發,背景佐以時代或思想大論述。

 

(二)心理分析的突破

 

二元性(duality)造成了二元對立(binary opposition),「所以我們應該要拋棄二元」。這是我們最直接會產生的想法,它既不能說全對,也不能說全錯。需要更細緻的內容。

當代心理分析的作法是:用「對抗」(antagonism)來解救「對立」(opposition),用另一層次的二元(它將變成差異)來挽救前一個層次的二元。提昇一個層次之後,就已然不再是二元,而會產生加速、跳躍、增生的效果,產生真正的、無窮的「差異」。作法如下。

 

1.清淤:將二元之中的障礙清掉

「一元」不是差異,「多元」也不是差異,為什麼呢?因為不論一元、多元、二元,有一個重要的性質都相同:其中的每一個單元都是與自身同一的(identified with itself),僅僅與外部區別而已,每一單元與內部的自身並沒有差異。因此,「對立」總是相對的,區別於外部,不同於另一個。所謂的「多元文化主義」就是一個最明顯的例子,倘若每一個民族仍以自身為中心,這僅僅只是諸多的一元相加。

一、二、多,所遵循的邏輯都是形上學的「有」(something),需要去保有、掌握、持有自身的同一性,作為自身的中心。每一個「有」、每一個「中心」,很容易就會對立於另一個(接下來就會發生:競爭、衝突、吞噬、侵略等)。

 

2.製造負一:掏空基礎

當代心理分析主張的是「虛無」(nothingness)。虛無不是老莊的無為而治,不是佛家的涅槃或歸零。虛無,不是什麼都沒有。相反地,它比「什麼都沒有」還要更激進、更積極,它是負一,是深淵,是無底洞。主體是虛無、社會是虛無、陰性是虛無、它者是虛無。虛無粉碎了同一性,解除了劃地自限的封閉。虛無能夠帶來敞開opening,打開一個世界,並且讓世界持續地世界化。例如,施老師感覺到山不見了,概念正在瓦解,其實是自我正在瓦解,施老師等於世界。

 

3.對抗與差異

「對抗」(antagonism)指的是:與自身對抗,與自身區別,讓自己跟自己不一樣,讓差異發生在「之內」。對抗,可以消除對立,因為每一個單元都不再是它自身,如何還有對立?每一個人的每一次的對抗,會產生無限差異。

差異若不夠純粹,會變成對立,變成層級的秩序,或是變成隔閡。差異之所以不夠差異,因為它仍然立基於同一性。差異必須是絕對差異,透過antagonism,每一方都能與自身差異,並且重複這個差異。任何一個單元都將相互穿透、加速、爆炸開來。

 

4.各類小例子

(1)唯有在絕對的、完全的、深淵般的絕望之中,才會出現真正的希望。

(2)我們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男人、女人、陰陽人都還是隸屬於陽性,都有固定的本質。我們要成為陰性,它是沒有同一性的。

(3)《反動的修辭》這本書做了一組二元對立:保守vs.進步,這還不夠。應該是[保守+進步]vs.激進。當一個保守的慈善志工,和一個為求體制進步的抗爭運動者,都還是同一回事。兩者都還不是激進的革命,對抗並沒有在他們身上發生。(搞笑一下,保守vs.進步,這一組對立,挺保守的。)

(4)選不出好的綠總統,也選不出好的藍總統,轉而去找一個紅總統嗎?問題不在於黨派或總統,而是在於台灣民主不夠深化。或許,有一天,我們沒有選出任何一個總統,我們有高達七成的投票率,開出來的卻全都是廢票,那就是台灣民主政治所產生的一次虛無化:每個一個位置都被掏空、每一個選民皆對抗自身、整個社會被自身所撼動。

(5)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是戀愛,自由戀愛也不是戀愛(那只是可以選擇對象而已)。真正的戀愛會使人自由,使人超出他自己。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