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時,和學生討論一個命題。命題是:「制度是限制,有制度存在就限制了創意。所以,要取消制度讓創意無限。」這句命題是對的嗎?這句命題的背後,呈現出怎樣的思維與思維之陷阱?

 

制度不該成為限制,成為限制的制度不僅是僵化的,並且會讓人受到壓迫,這是壞的制度。因此,「制度不該成為限制」這是對的。

 

但是,這等於說:「制度完全都是限制」,所以我們必須取消所有制度嗎?不對的,兩者並不相等。而且,如果是這樣的話,最後所得到的不會是「創意」,而是「更大的限制」。

 

開頭的那句命題有一個錯誤的思維方式,就是二元對立的思維方式。把「制度」和「創意」當作是兩個極端給對立起來,取消中間所有的相容性與模糊性。二元對立的思維方式有兩個致命傷。第一,簡化了「制度」和「創意」這兩個概念。第二,讓思維者陷入「解放的依附」之困境中。

 

先說第一點:簡化了「制度」和「創意」這兩個概念。這是關聯於思維者的思想運作。當「制度」和「創意」被設置為二元對立的兩極端時,真正的用意其實是要把其中一端(制度)擺在所謂的「壞」方,當然,另一端就是「好」的一方(創意)。一旦我們這麼做,制度原先所具有綜合、統整、循序漸進等優點不僅消失不見,而且也不可能去設想有所謂「有創意的制度」這種新奇的想法了。同樣的,創意也只能被認為是一種建立在破壞、無秩序、混亂的基礎上。這樣的創意再也不會是那種具有各種廣泛可能性、發展性、想像性的創意。所以說,我們同時把這兩個概念都給縮減了。

 

創意不在限制「之外」,創意就在限制「之中」,必須要鑽透、穿透、滲透限制,創意才會出現。創意當然具有靈光一閃、突發奇想、即興隨筆等等特徵,但這還不是創意的全部。整體而言,創意還必須具有對於相關知識背景的綜合性掌握,以及具有高度的組合、推理、邏輯等思想的嚴謹性,並且要有願意隨時突破自己的開放心胸。因此,創意絕不是「任意」和「隨意」。簡言之,創意同時會包含發散性思維和聚歛性思維。

 

至於第二點:讓思維者陷入「解放的依附」之困境中。這是關聯於思維者的心理運作。欲將「制度」和「創意」擺在二元對立的兩極端,目的其實只是為了對抗制度。只要我們心裡還想著要「對抗」,就會發現:制度到處都在,我們好像一直對抗不完。於是,我們就會花費大量心思去進行無止盡的對抗,這樣,還有什麼時間去發展創意呢?然後我們就會給自己一個理由,就是:因為制度還在啊,所以創意出不來。但是,這是一種倒因為果的操作。事實上,不是「因為有制度,而創意出不來」,而是「我不想讓創意出來,故一直讓自己只看到制度」。

 

我們原本是期待要從制度當中獲得解放,結果卻變成依附於不斷的「對抗」,依附於「反制度」的念頭。所以才說,這變成了「解放的依附」,一點也沒有獲得解放,只是拋棄了A而再度緊緊擁抱一個負A(-A)。為什麼會這樣?不是說我們不該去對抗,也不是說我們的解放總是死路一條,相反的,是我們的對抗和解放做得太少,做得不夠。

 

因為,解放只發生了一次,就不再發生,對抗只對抗一種東西,就不再對抗。真正的對抗不是對抗外在的束縛,而是對抗自己思維的束縛,甚至是心理的束縛。真正的解放不是擺脫他人控制,而是擺脫自己,擺脫被我的「自我」所控制。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