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R在《門徒》中問道:
當我們面對一個大家公認的壞蛋時
要不要多做點什麼呢?
如果不是「積極干預」(我直接消滅他)的話
就只能「冷漠裝瞎」嗎?

我的回答是:當然要多做點什麼啊!
當然不能「冷漠裝瞎」

但是
在「積極干預」和「冷漠裝瞎」這兩個端點的中間
還有許許多多的選擇
我們的社會有司法系統
也有社會福利與社會救助系統等等
再怎麼樣
「我直接消滅他」都不會是最先要去考慮的選項

因為
重點不在「他」那邊
而是在「我自己」這邊
為何我會想要跳過司法系統
而直接去攻擊他?
我的攻擊
不論名義是否為道德正義
只不過是在掩飾我自己的焦慮罷了

正巧,那天學生問了我一個類似的問題
他問:
「如果我的家人被惡棍殺掉了
那我在面對這個惡棍時
也不能殺死他嗎?」

我說:
「在你還沒有看到這個惡棍之前
你在心裡已經殺死他千百萬次了」

「呃?」他愣了一下
「喔!」但是很快就會意過來

我繼續說:
「當你真正看到他
並且真正地把他給殺了
這時候,他死了嗎?」

他懂了,很快就接著說:
「他不會死
而是會一直活在我心裡」

再舉另一個例子
當我看到一個惡貫滿盈的壞蛋
已經被判處了死刑
朝向法場行刑的途中
此時
我會不會搶上前去
先一步幹掉他?
如果會的話
表示我不是想要他伏法
而是我想要自己感受親手殺人的極爽
而是我自身嗜血的表現
更糟的是
我還將它粉飾為一個合理的道德行動
假裝我是義憤填膺的正義之士

現實中的壞蛋
我們都早已知道要怎樣去面對與處理他
我們無法處理的
是我們心中的那個壞蛋
那個壞蛋是我們一直想要保留下來的
保留著他
我們就可以一直不斷地殺死他
一直殺死他
我自己就可以不必死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