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zek論資本主義與自由脫勾:關於紅墨水的笑話(下)

 

三、以教育為例

 

資本主義所帶來的負面影響,除了可以用「自由主義不自由」、「民主國家不民主」等悖謬,來說明這兩種紅墨水之外,下面我想以台灣教育為例:「教育發達無教育」。

前陣子,幾所頂尖大學發生了幾件令人心痛的學子輕生事件,年紀輕輕的優秀大學生們用自殺來表達他們的絕望。各界紛紛開始痛定思痛地反思:究竟是為什麼?出了什麼問題?

不論孩子們本身各自遭遇到怎樣的特殊困境,都無法對我們的教育體制和社會氛圍的究責。但是,怎樣究責?錯在哪裡?我試圖用兩種紅墨水來解讀。

 

第一種,是「藍色紅墨水」的解讀方式。孩子們的輕生是因為「太重了、太多了」。

太重,指的是各種壓力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讀不完課業、數不清期待、更好的人緣、薪水更高的未來工作等。承受不住這樣的重量,逼得他們只好從高樓跳下去,來擺脫負擔。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的台灣社會的教育做得太好,好到太過頭了。我們給孩子太多東西,鼓勵他們培養各種能力,呈現給他們太多選擇(各種入學管道、各種修課方式、各種就業方向)。教育過度豐足,以至於,消化不良,噎死他們了。

 

第二種,是「紅色紅墨水」的解讀方式。孩子們的輕生是因為「太輕了、太少了」。

太輕,指的是缺乏能夠穩住他們、安定他們的東西:重要的倫理價值、值得追求的生命意義、具有方向性的人生目標、開啟眼光的長遠視野等、激發熱情的思想等。這些東西,其重量除足以拉住他們、定住他們的腳,讓他們不要從高樓上跳下去。

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的教育什麼都沒做,即便有做,也流於宣教或教條的形式。或是說,我們教育所做的,或是實際上讓孩子們吸收感受到的,其實是「逆著」這些東西。

例如,人生價值只剩下競爭以獲取GPA(=金錢)不強調集體平等,只要求個體能力卓越;不重視孤寂和獨處,只呼籲跟群體妥協;不在乎挫折的重要,只支持不流淚的英雄氣概。社會的氛圍滿是功利和勢利,教育過度匱乏,以至於,營養不良,餓到他們體重過輕,飄走了。

 

不同的解讀問題的方式,就會關聯於不同的解答方法。我當然是比較傾向於第二種「紅色紅墨水」的說法。教育不該是社會現實的工具,教育是用來「改變」社會現實的。至於解法該是什麼(如何教給年輕人具有「生命重量」的東西),則需要由大家一起來思考了。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