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Zizek 論   Me Too 運動

 

【來源:Slavoj Zizek on #MeToo movement. How to Watch the News, episode 02https://www.youtube.com/watch?v=ai_UAPaoEW4

 

我們必須很小心和批判性地對待Me Too運動。好萊塢的性騷擾和醜聞的揭露,引發全世界的火花和公共評論。Me Too運動不再是它所是的那個樣子,它並沒有碰觸到社會的真實問題。他們總是在談論性,但一點都不是關於性。他們總是透過權力的稜鏡來看待性。雖然我們在原則上應該支持Me Too運動,它是巨大的事件。它認為性別之間的基本關係模式,在階級社會之前就已經被建立,遠在古老的部落社會,男人就佔有支配的角色等等。這種想法會使得某種更為激進的新東西的產生,在今天逐漸消失掉了。正是基於這個理由,我們必須非常小心,並且批判性地看待Me Too運動

重要的是,某些黑人女性早在十年前就提出這個詞彙,開始進行Me Too運動。這些黑人女性現在提出批判的聲音並宣稱:Me Too運動已經不再是當初的那個樣子了。Tarana Burke說:「我們已經走得太遠,遠離了這個運動十年前的開端。有時候我聽到人們談論的Me Too運動,我已經不認識它了。」它的意涵並不是作為Rose McGowan和其他好萊塢明星的聲音,她們的事業運作不順並且正在抗議。不是這樣的,它實際上是女性的群眾運動,首先是黑人女性為自身抗議,把她們日常存在的悲慘、日常的剝削等等,帶到公共場域來 。而當Me Too運動爆發時,它被上層中產階級給再挪用 。(新聞省略)所有關於階級的面向,關於被剝削的女性黑人、女性勞工等,以及關於此一現象的群眾性,都消失了

所以,當像是Jordan Peterson這類人將Me Too運動摒棄為文化馬克思主義時,我會說「不對,剛好相反」。Me Too運動的問題,並非如某些人所說:它太激進,太無限上綱,到最後使得一切都被禁止了。(Jordan Peterson言論省略)不對。只要你說錯一個字,你就立刻被排斥,這種過度的性質,其實只是今天主流Me Too運動的一個掩飾面具而已。Me Too運動沒有碰觸到真實的社會問題:貧窮、日常剝削等。對我而言,通常帶有政治正確意味的問題,處理的都是關於禮貌形式的言詞、行為舉止等,它並沒有碰觸到危機的真正的經濟根源。不只是Me Too運動,還有對於種族主義、性別主義等抱持著政治正確的那些偏執狂,也都一樣,沒有碰觸到危機的真正的經濟根源。

讓我們直白地說,儘管他們都在談論寬容,但實際上透露出來的是對鄰人的恐懼。鄰人,我所指的不只是阿拉伯人、猶太人、黑人那樣的鄰居,甚至是你身邊的同儕。你會害怕在過度的接近中,會有暴力產生。我認為在政治正確中所隱含的觀點,是如沙特所說的「他人即地獄」。這樣的想法,是要設法與他人保持距離並遠離。不論你做什麼,抽煙、調情等,都會被認為是一種攻擊。因此,過度的Me Too運動和政治正確,其整個邏輯,乃是自戀的個人主義:我想要平靜,讓其他人保持距離並遠離。(新聞省略)這就是為何,我宣稱,Me Too以及特別是政治正確的運動,其祕密的目標----雖然他們不會承認----都是勞工階級 。因為勞工階級的行為舉止是粗俗的,像是有點粗俗但好色地評論女人等等。

這是糟糕的,對我而言,這是對Me Too運動最大的譴責。如Oscar Wilde所說:「除了性之外,世界上每件事都與性有關。性就是權力。」這就是你在Me Too運動中看見的:大家都在談論性,但都不是真正關於性。對他們而言,性只是透過權力的稜鏡來被看待的。它是權力的工具,並且是最糟糕的權力。為什麼呢?因為即使她們有權去控訴,反對男性的支配和剝削,但是她們的控訴,其目的清楚地不是在幫助人們。她們的控訴是在銷售、利用自身的受害者性,作為自身權力的資源。她們想要權力

這是如此地悲哀,今天許多的西方社會,特別是美國,在社會關係中獲取權力的方式之一,就是把自己呈現為一個受害者。如果某人是受害者,他就不會受到指摘。不管你怎樣論爭,反對那些宣稱自己是受害者的人,你都會被指責說:你殘忍對待受害者等等。所以我認為Me Too運動過度充斥了美國學術圈的粗暴現實,或新聞圈、知識分子階級圈等,都是關於權力和職業。並且,去控訴和宣稱你自己是個受害者,這是再度肯認你自身權力的方式之一。

我認為這裡需要一種新的方法。(新聞省略)只是去批評男人剝削女人等等,這是不夠的。你要知道,男人----普通的男人----因著他們的工作壓力,今日也在受苦。當男人對女人施加暴力時,如果你更仔細地審視,為何他們這麼做,正是行動化(acting out)他們的無能。男人感到被他們的工作所羞辱,或被其他男人所羞辱等等。然後,他們唯一可以去行動化、發洩憤怒的對象就是女人。所以,應該要從在這裡產生改變。

但是,Me Too運動除了讓男人一再地感到罪疚之外,它並沒有提供男人另一種積極的角色Me Too運動的訊息應該也要傳遞給男人:你以為你支配了我們,但最終你也要付出代價,你同樣地不快樂。對我而言,適當的Me Too運動應該要提供男人新的積極遠景:如果你施加父權的壓力給我們,你也不會快樂的。但是我們離這個還很遠。你在Me Too運動中只會感受到:強大的復仇力量 。充滿憤怒的聲音,憤怒和復仇。而這並不好。(新聞省略)

現在我要舉一個令人震驚的例子。即便是好的共產主義者也都知道這個例子。列寧總是都有察覺到,革命的重點不並只是去報復資本家。不是的,列寧很清楚地說:如果我們擁有管理組織能力良好的資本家,應該要利用他們,跟他們另外達成交易 。同樣的,Me Too運動是另一個例子,抗議的本真不滿的聲音,被布爾喬亞的自由主義個人主義所挪用。這樣做是沒有出路的。我甚至懷疑那些主張政治正確的人,他們並沒有真的想要解決問題----因為一旦問題消失了,他們就必須要真正徹底的改變了 。我看到那些政治正確的抗議者,他們的整個認同是立基於:宣稱自己是個受害者,並譴責他人。如果你把這些都拿走,他們就變成無足輕重了。

這就是心理分析所教給我們的。當有人表達不滿的控訴時,總是要小心地去發現與辨識:伴隨著控訴的行為本身,會帶給你某種額外的愉悅和滿足 。當我們控訴時,我們幾乎總是能在控訴本身中,發現到某種倒錯的(perverse)滿足。

所以,一方面Me Too運動展示出我們有嚴重的問題,我不是要嘲笑它,而是要說Me Too是巨大的運動,但卻是徹底意識形態地扭曲的,被晚期資本主義個人主義的意識形態的稜鏡所扭曲

 

---------------------------------------------

【興儀摘要總結】

 

一、Me Too運動的最原初意涵:「底層受剝削者」的抗議。只是剛好是由黑人女性所發起,也剛好強調女性。

 

二、Me Too運動後來的演變與偏離

1.假議題:沒有碰到真實的階級問題。

2.主體錯置:被中產階級、白人女性所挪用。

3.失去群眾性和團結:變成自戀的個人主義,以及對鄰人的恐懼。

4.祕密地針對勞工階級:用政治正確的方式,要求禮貌的言行舉止,抵制粗俗的日常色情笑話。(中產階級女人設置了兩種敵人:男人、低階勞工男人)

5.中產階級女人想要權力:利用受害者身份來達成。一旦只想要擁有權力,就偏離了「平等」的理想,因此失去了正義。

6.沒有提供男人積極的角色:只把男人當成敵人,而沒有認清男人也是受害者。我們需要的是全體受害者們一起團結起來,去推翻體制

 

三、身為左派的呼籲

1.「怨恨」不好,我們不需要「怨恨」,它只是製造敵人與復仇,不斷複製現有的矛盾,帶來社會分裂。「憤恨」才是好的,它針對體制,能夠帶來團結。我們需要「憤恨」,推翻體制與革命。

2.怨恨不好,一方面是因為它的目標錯置了。二方面是因為它帶來倒錯的極爽(復仇的快感),才使人依附於它,無法重新回頭去檢視目標。

3.人們為了不想改變,而讓「問題」一直被保留下來。做出各種假裝在解決問題的動作,事實上都只是在推遲問題,使得真正的問題不要被看到、不會被解決。真正的問題是階級問題、貧富不均問題、資本主義造成的問題。

 

 

 

    全站熱搜

    jsy666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